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血主刺杀
    演武台上。


    铁云扶着剑狂,怒意冲天。


    这种局面下,赤云老道与幻长老也丝毫不退缩。


    他们要力保陆尘无恙,否则的话,如何对抗铁剑山?


    “诸宗论道的规则,便是如此,陆尘并没有违背,怎么?难道你铁剑山输不起吗?”赤云老道说道。


    紫纹宗好不容易出了这样一个天才,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这是底线。


    所以,若铁云执意要对陆尘出手的话,那么他不介意对铁剑山宣战。


    “我赞同赤云老道的话。”幻长老态度也很强硬。


    幻神宗从不参与两大顶尖势力之间的争斗,超然物外。


    但那都是以前。


    得知铁剑山的狼子野心后,幻神宗坚决站在紫纹宗这一方。


    一时间,局面僵持。


    而就在这时。


    陆尘突然感觉到血腥气息,若隐若现。


    “不好。”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躲闪。


    扑哧!


    在他刚刚立身之处,凭空出现一道血爪,刹那间撕裂虚空,滔天血腥气息,席卷天地。


    诸人惊骇,若陆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被血爪触碰到,必死无疑。


    “血主。”


    赤云老道与幻长老勃然大怒,他们雷霆出手,想要逼退血主。


    “该死。”


    虚空中,血主一击落空,暗骂一声,旋即爆退。


    不过,在其退却的时候,却是眼角余光看到了剑狂。


    “杀。”


    他再度朝着剑狂探出血手。


    咔嚓!


    猝不及防下,剑狂的右臂,被其撕裂。


    “你找死。”


    见状,铁云猩红的眸子中,充斥着惊人的怒意,雷霆出击。


    皇室老祖也出手了,四大元丹境强者,联手围剿血主。


    后者见势不妙,再度施展隐匿之术,藏于虚空,迅速远遁而去。


    演武场内,一片狼藉。


    所有人的脸色,都极度阴沉。


    尤其是四大元丹境,他们愤怒长啸。


    血主居然敢对他们出手,简直是找死。


    “血手组织,看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赤云老道沉声道。


    幸亏,陆尘并无大碍,提前感应到血主的隐匿,从而躲避了致命一击。


    否则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而剑狂就没那么幸运了。


    与陆尘一战,他受伤颇重,已经没有了自保之力。


    血主偷袭时,铁云正在与赤云老道对峙。


    故而,剑狂右臂被撕裂。


    砰砰砰!


    铁云手指快速在剑狂身上点了几下,止住了流血,随即他冷冷的扫了陆尘一眼,转身离开。


    “这件事情,我铁剑山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治疗剑狂。


    很快,铁剑山之人,便全员离开帝都。


    一场风波,就此落下帷幕。


    人群中,梁家主身体发颤,额头满是汗珠。


    “该死,他怎么会这么强?”


    他现在很懊悔,当初陆尘亲自登门,为何要欺骗他?


    而且,他现在十分痛恨给他出谋划策的林大人。


    “林大人?”


    他转头,想要询问一下林大人,接下来该如何做?


    可惜,林大人早已不知所踪。


    “哼。”


    梁家主冷哼,暗自咒骂。


    同一时间。


    演武场最外围,在铁剑山一众强者离去后,左相也悄无声息的退出演武场。


    这个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也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他必须要离开此地,否则的话,陆尘肯定会杀了他的。


    演武台上。


    赤云老道与幻长老看着皇室老祖,后者内心苦涩,但依旧宣布,诸宗论道第一名为陆尘。


    这一届的诸宗论道。


    紫纹宗出尽风头。


    群战第一,个人战第一,双第一足以证明,一位妖孽,横空出世。


    “恭喜。”皇室老祖违心说道。


    对此,赤云老道与幻长老并没有说什么。


    反倒是陆尘,纵身一跃,刹那间出现在了演武场最外围。


    砰!


    他一掌将左相逼退。


    “怎么?想走?”陆尘冷声说道。


    “陆尘,这里是帝都,你想干吗?”左相知道走不了,恢复镇定,沉声说道。


    同时,他向皇室老祖求救。


    “陆小友,你这是何意?”


    皇室老祖赶来,挡在左相面前。


    “何意?”


    陆尘道,“当年,我父亲为天幻王朝立下汗马功劳,最后落得什么结果?”


    面对陆尘质问,皇室老祖搪塞,“你父亲战王,是一代军神,为我皇室立下汗马功劳,的确值得尊敬,但他战死沙场,我们也不愿意看到……”


    嗡!


    陆尘手握紫血屠魔刀,可怕的刀气,纵横天地间。


    皇室老祖脸色大变,急忙道,“当年,国王听信谗言,没有调查清楚,误将你父亲当作叛国贼,故而发生了后续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我代表皇室,向你战王一脉道歉。”


    “从今天开始,恢复战王封号,并且重建战王府,举国上下迎接战王一脉回归,你看如何?”


    皇室老祖当着众人的面道歉,实属难得。


    然而,陆尘并不打算放过左相。


    “当年……”


    陆尘森然道,“我父亲战死,左相却污蔑他叛国,并且暗中屠杀我战王一脉子弟,将我族放逐边疆,派人暗杀,这笔仇,你说我该不该报?”


    说话的同时,陆尘气息压迫。


    皇室老祖脸色大变。


    左相身份特殊,绝不能出现意外,否则的话,他无法向铁剑山交代。


    “陆小友。”


    皇室老祖挡在陆尘面前。


    “左相是我皇室之人,若任由你杀之,老朽的面子何在?皇室的面子何在?”


    “这么说,你要保他了?”陆尘问道。


    皇室老祖态度很明确。


    见状。


    陆尘冷笑,旋即对赤云老道以及幻长老说道。


    “还请两位出手。”


    轰!


    赤云老道与幻长老出手,将皇室老祖阻拦。


    “这是战王一脉与左相府的私人恩怨,你还是别参与了。”赤云老道说道。


    “你们……”皇室老祖焦急。


    然而,左相内心充满恐惧。


    “陆尘,你敢动我?”


    左相怒目威胁道。


    “动你?”


    陆尘摇头,“污蔑我父亲,迫害我陆家,你死一百次都不够。”


    说话间。


    陆尘以元丹境之势,压迫左相,让其无法动弹。


    “陆尘,你可知道,你的行为举动,会让你陆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左相道。“并且,你也将会遭到无休止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