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脉尽断
    左相府一战,落下帷幕。


    当消息传出来后,整个帝都为之震颤。


    所有人都没想到,引起元丹境的超级强者大战的根源,居然是战王一脉后裔。


    “战王一脉被左相府压迫,近乎灭族,战王之子这是来复仇了吗?”


    “这家伙也太猛了吧?居然把左相府给屠戮了。”


    “据说他加入了紫纹宗,而且成为了紫纹宗圣子,想来修行天赋不差,再加上紫纹宗的大力培养,有此修为也不算什么。”


    很多人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都在感叹。


    然而,还有些人,则是一股酸味。


    “哼,天赋再强又有何用?他已经被血主给废掉了修为。”


    “叛逆之后,还敢来帝都,简直找死。”


    “照我说,当初就应该把战王一脉灭族才对。”


    “放心吧,陆尘已经变成废人,用不了多久,战王一脉就会覆灭。”


    类似这种言论,数不胜数。


    而各大宗门,却不断叮嘱门下弟子,千万不要乱说,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每一个来到帝都参加诸宗论道的宗门,虽然知晓事情的经过,但却闭口不谈。


    他们都在各自的酒楼下榻,等待着诸宗论道的来临。


    帝都的天空,一片压抑,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感觉。


    皇城,养心殿。


    老祖坐在最上方的青铜王座上,国王与左相等人,一字排开,坐在其下方。


    “老祖,你也看到了,战王一脉必须彻底铲除。”国王率先开口。


    左相依旧处于愤怒状态,不过面对国王与老祖,还是比较克制。


    “战王叛国,铁证如山,就因为我当年的仁慈,放过战王一脉嫡系,导致我左相府被屠戮。”


    左相沉声道,“希望国王陛下与老祖,好好思考一下。”


    国王点头附和。


    这一战,差点打崩了帝都,对皇室来说,是莫大的挑衅。


    若不除掉战王一脉,皇室威严何在?


    如何震慑天下?


    “陆尘虽然被血主废掉,但终究是紫纹宗的人,我皇室先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诸宗论道结束再说。”老祖摇头。


    显然,他不打算趟这一趟浑水。


    一旦惹怒了紫纹宗,后果不堪设想。


    “老祖。”


    左相起身,欲言又止。


    最终,他转身离开。


    距离左相府不远处的一座酒楼,名叫紫纹酒楼,这是紫纹宗在凡俗的产业。


    紫纹宗众多弟子,以及长老们,便下榻在此。


    独立院落中。


    赤云老道脸色凝重,唉声叹气。


    一旁,陆尘却跟个没事人一样,浑然不在意。


    血怒半边身子炸开,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继续及时治疗。


    索性。


    陆尘在医道方面,也颇有造诣。


    “副宗主。”


    将血怒的身体简单处理之后,他走到赤云老道面前,说道,“我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你……”


    赤云老道摇头。


    心脉碎裂,修行路已经中断。


    古往今来,有多少妖孽天骄,被人震断心脉,最终变成庸才,无疾而终。


    “不就是心脉断裂吗?”


    陆尘咧嘴笑道,“难道副宗主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置之死地而后生。


    “可是……”


    赤云老道叹气,“纵观我紫纹宗建立至今,从未听说过,心脉断裂,还能重新凝聚的人,哪怕祖师爷在世,不,就算是萧石老前辈在世,也不可能做到。”


    萧石,那可是疾风大陆的巅峰强者之一。


    连他都束手无策的问题,世上谁人能解?


    看到陆尘毫不在意的脸庞,赤云老道也不再多说什么。


    “算了,即便你心脉尽断,但也是紫纹宗弟子,宗门不会抛弃你。”


    其实,说起来这件事情,他对陆尘有些愧疚。


    他身为此次诸宗论道的首领,却没能庇护住陆尘,这是他的失责。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


    赤云老道说道。


    “副宗主,我还真有一个请求。”


    他指了指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的血怒,“他手上很重,需要及时治疗,但我手头上的材料有限,需要宗门帮忙收集。”


    “嗯?”


    赤云老道认真的看着陆尘,“你别告诉我,你打算亲自治疗他?”


    陆尘耸肩,“不可以吗?”


    “我告诉你,他伤势太重,你若不想让他死的话,就别乱来,虽然你是丹道宗师,炼丹之术,无可匹敌,但医道方面,你根本不懂。”


    随即。


    赤云老道又告知陆尘,紫纹宗已经联系了一位医道宗师,很快就会到来。


    “我检查过他的伤势,内脏俱伤,而且情况很复杂,丹药只能维持他的生命气息,而无法彻底根治,唯有医道宗师出手,方可让其活下来。”


    陆尘感觉,赤云老道太啰嗦,故而应付道,“我就是要炼制丹药,为其续命。”


    同时。


    他将炼制丹药的材料,罗列出来,递给赤云老道。


    后者深知他的炼丹之术,没有怀疑,直接交给其他长老去收集。


    “三天后,我给你送来。”


    说完,赤云老道便离开了。


    “呼。”


    陆尘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天穹。


    眼眸深处,隐隐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脑海中,浮现出了当日一战的场景。


    “其实,你根本不需要舍身替我阻挡。”


    陆尘自语。


    当时,就算血怒不挡,他也不会有事。


    毕竟,他是曾经的龙帝,还有着一些不为人知手段。


    不过,想要打败元丹境七重的血主,目前的他还是有些难度。


    所以,在血怒舍身挡住血主匕首时,他怒火冲天,选择强行破境。


    嗡!


    陆尘的身上,涌现出了一层可怕的光晕。


    世人皆以为,破境被阻,心脉尽断,他已经变成废人。


    然而殊不知。


    这一切,都是他的一个计谋而已。


    “既然你们铁剑山要插手这件事情,那么诸宗论道上,我就将你们所谓的宗门天骄,屠戮干净。”


    陆尘寒声道。


    血主他以后肯定会杀的,眼下他装作废人,却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屠杀铁剑山年轻一辈弟子。


    “实力还是太弱。”


    陆尘感慨。


    受限于天地环境,他很难快速恢复修为。


    不过此次破境被阻,他也不是没有收获。


    盘膝而坐,体内雷火呼吸法自动运转。


    他那断裂的心脉,居然在快速的修复着。


    当然,光凭雷火呼吸法,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但若是融入脑海中的那个神秘碎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