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血主现身
    皇室老祖笑了。


    笑的很冷冽,周围虚空似乎都要冻结了。


    “老头子我已经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似乎已经被人遗忘。”


    他话音落下,猛地一跃,周身气息暴涨,仿佛一头猎豹一样,冲向陆尘。


    “滚。”


    血怒施展出《血龙杀》,挡住了皇室老祖的进攻,与其缠斗在一起。


    “你不是我的对手。”


    皇室老祖很强,已经达到了元丹境六重,血怒根本不是其对手,瞬间被其镇压。


    咔嚓!


    血怒体内,传来了骨骼作响的声音,但他咬着牙,拼命阻挡皇室老祖的进攻。


    陆尘见状,准备布置千重阵。


    元丹境六重武者,对他来说,暂时还无法击败,只能依靠阵法。


    “不好。”


    可是,就在这时,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旋即,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身形一闪,横移一米。


    扑哧!


    他刚刚所在之地,虚空撕裂,一柄漆黑匕首,携带着强势无比的力量,瞬间刺来。


    “血手组织?”


    陆尘冷声道,“没想到,连你们也来躺浑水。”


    他的眼神,越发的冷冽。


    《蚀魔刀术》施展,紫血屠魔刀完全催动,可怕的吞吸之力,疯狂扩散开来,一道劈向匕首。


    哐当。


    匕首与紫血屠魔刀撞击,瞬间断裂。


    而暗中隐藏的杀手,也是迅猛后退。


    啪啪啪!


    虚空中,传来了掌声。


    陆尘抬头一看,发现了数十道人影。


    其中,为首之人,血气冲天,不用猜也知道,他便是血手组织中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血主。


    “血主?”


    正在与皇室老祖激战的血怒,大声尖叫道。


    他曾经是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很清楚血主到底有多么可怕。


    “主人快走。”


    他大声吼道,想要拼着自爆,阻挡血主等人。


    “给我镇压。”


    皇室老祖一脚踏下,将血怒震飞。


    “血主,好久不见。”


    这时,皇室老祖不再进攻,抬头看向血主,笑着说道。


    “你这老头,居然还没死。”


    显然。


    血主与皇室老祖,曾经相识。


    而且,他对皇室老祖,也是有着一丝忌惮的。


    毕竟,是同一个时代的巅峰强者。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皇室老祖笑道,“你血手组织来此做什么?”


    当初,血手组织与天幻王朝的修行大派曾经有约定。


    不得无故屠戮凡俗,不得擅自闯入帝都。


    “陆尘杀了我儿,我自然是来复仇的。”


    说话的时候,血主脸色平静,似乎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然而。


    诸多杀手,身体都是一震。


    因为,他们从血主的声音中,感到了浓烈的杀意。


    这么多年来,血主想要杀的人,还没有存活下来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将此子,交给你便是。”皇室老祖痛快点头,陆尘的生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他此次出关,有两个目的。


    第一是平定左相府动乱,第二是给世人一个威慑。


    证明他这个老头子还活着,皇室依旧是天幻王朝的霸主,不可动摇。


    “还有他,是血手组织的叛徒。”


    血主眯着眼睛,看向血怒。


    “甘愿给一个魂脉境的武者当狗,都不愿意在我血手组织?”


    他不明白,血怒为何如此。


    “哼。”


    血怒冷哼,直接不理血主。


    “血主。”


    一直不曾开口的陆尘,抬头望着血主,沉声道。


    “你确定要趟这浑水吗?”


    闻言,诸多杀手哄然大笑。


    这家伙是白痴吗?居然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血主是谁?他居然敢威胁血主?


    “你在威胁我?”血主道。


    “算是吧。”陆尘淡然一笑。


    血主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命我拿定了。”血主冷冽道。


    面对如此危局,所有人都不认为,陆尘有逆天本领。


    就算是紫纹宗到此,恐怕也很难从血主手中将人救走。


    他死定了。


    身处皇城的国王,冷笑不已。


    “区区叛国贼后裔,也敢来帝都放肆,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国王负手而立。


    他已经下定决心,待的此次事情结束后,定要听从左相建议,彻底将战王一脉抹杀。


    “当年,若非本王心慈手软,怎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国王对左相府有些愧疚,“本王愧对左相的敬忠敬职。”


    “陛下,这件事情错不在你,只是因为战王一脉骨子里都是叛逆,他们敢公然在左相府大开杀戒,这足以株连九族。”


    “不错,我恳请陛下下旨,将战王封号剥夺,陆家贬为九等奴隶。”


    一些左相派系的大臣,纷纷说道。


    而右相派系,以及中立派系的人,则是保持沉默。


    “放心,本王自有打算。”


    国王眺望远方,等待着老祖传来捷报。


    与此同时。


    三大顶尖势力的强者,也都朝着帝都前进。


    他们并不清楚帝都发生的事情,此次前往帝都,是为了诸宗论道。


    一路上,左相眉宇紧皱,很不顺畅。


    “心静自然平。”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白老先生的话语。


    不过。


    就在他们即将到达帝都的时候,终于收到了铁剑山在凡俗的产业负责人传来的消息。


    “左相。”


    为首之人,脸色凝重。


    “刚刚,帝都传来一则消息,与你左相府有关。”


    闻言,左相脸色骤变。


    “是不是战王一脉?”


    为首之人点头,继续道,“根据传来的消息,陆尘带着血手组织的叛徒金牌杀手血怒,亲临帝都,屠戮左相府……”


    咔嚓!


    左相猛地一握,手中的竹竿,化作粉末。


    “该死。”


    左相暴怒,“战王一脉余孽,我早就应该将你们铲除。”


    就因为顾忌朝廷其他大臣的微辞,故而选择将战王一脉放逐到战王郡,然后在逐渐削弱其力量,从而彻底让其灭亡。


    谁能先到。


    就因为他的这一举动,给左相府引来了大祸。


    “趁我不在,便随意屠戮我左相府之人,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


    左相抬头,看了一眼铁剑山负责人,而后道,“立即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帝都,我要亲手将贼子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