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尽情杀敌
    被称作白老先生的老者,捏着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你再来看看。”


    白老先生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指着棋盘。


    左相低头,认真观察。


    一开始,他表情平静,没有任何波澜。


    但是,当他看了几秒钟后,心跳加速,仿佛入魔。


    “这……”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猛然清醒,赫然间发现,老者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


    左相心惊,急忙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


    “不愧是白老,一句话便可让我沉迷。”左相抱歉,惭愧说道。


    白老摇头。


    “天幻王朝动荡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统一了。”


    听到白老的话,左相心中一惊。


    这么多年的筹划,终于要行动了吗?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年看似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为了人人敬仰的左相。


    然而,他只是一个傀儡。


    他的背后,乃至铁剑山的背后,都有着一个庞然大物。


    当然,以他的层次,不可能接触到这些辛秘。


    他只知道一点。


    铁剑山会帮助他,统一天幻王朝,然后四面扩张。


    至于为何如此,他不清楚。


    “我知道了。”


    左相沉重点头。


    他起身,准备离开。


    “战王一脉,已经苟延残喘了十几年,不能继续放任下去了。”


    显然,白老先生也是听说了战王城一役。


    而且,从紫纹宗的卧底传回来的消息,得知陆尘的潜力,比之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


    陆尘已经进入了铁剑山高层的视线。


    “我知道了,此次回去……”


    左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老先生打断。


    “他已经是紫纹宗的弟子,而且被封为圣子,元丹境下鲜有敌手,光靠你们凡俗力量,根本不可能杀的了他。”


    白老先生缓慢的将棋盘上的黑白棋子收起,而后慢悠悠的起身,拄着拐杖,悠然道,“不久后的诸宗论道,铁剑山会出手的。”


    话毕。


    白老先生消失在视线中。


    …………


    天幻郡,帝都。


    左相府内,护国军严阵以待。


    护国将军周身散发出了恐怖的气息,他一步踏出,直接来到陆尘的身前,蓄积全身力量,一拳轰出。


    咚!


    陆尘甚至都没有移动身体,挥出一掌,雷音滚滚,滔天掌印,与护国将军的拳影撞击在一起,迸发出了炙热的火花。


    蹬蹬蹬!


    可怕的力量,侵袭而来,护国将军的攻击戛然而止,他感觉体内力量紊乱,暗叫一声不好,迅速后退。


    稳住身形后,护国将军脸色凝重,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陆尘。


    “你……”


    他内心惊颤,无法想像,陆尘的实力,居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他虽然不是元丹境,但一身手段,通天彻地,曾独战元丹境武者三天三夜,最终将之击毙。


    “尘儿。”


    右相不愿意看到陆尘继续执迷不悟下去。


    再这样下去,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战王一脉了。


    “快住手,我以右相府的名义,保证恳请国王,宽恕你。”


    陆尘衣袍微动,抬起眸子。


    “宽恕我?”


    他摇头,甚至感觉好笑。


    轰!


    合击战阵内,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愤怒的嘶吼声传出。


    嘶嘶嘶!


    血腥气息弥漫开来,龙吟之声,震破天际。


    “杀。”


    关键时刻,血怒悟透了《血龙杀》最核心的本质,从而让自身实力,迅猛暴涨,血腥一击,破开了合击战阵。


    扑哧!


    一道道的可怕劲风扩散开来,护国军诸多战士,只要被劲风击中,瞬间毙命。


    眨眼工夫。


    几十人倒在了血泊中,场面十分血腥。


    轰!


    血怒周身释放着元丹境强者的可怕威压,他一步跨出,来到右相与护国将军的身前,居高临下,瞪大了眸子,俯视着两人。


    虚空刹那间变得无比压抑。


    两人内心惊恐,在这一刻,他们的身体,居然无法动弹。


    “不……”


    护国将军喉咙沙哑,想要叫出声来,但却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


    “好强。”


    左相府的众人,更是仓皇逃窜。


    咔嚓!


    左相府内,附近的建筑,轰然倒地。


    “左相府的杂碎,都给我去死。”


    血怒脚掌一跺,血腥大手猛地下压,那些仓皇逃窜的左相府之人,身体瞬间被压碎。


    凄惨叫声,不绝于耳。


    偌大的左相府,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


    整个帝都,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左相府上。


    “左相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啊,血光冲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谁,在屠戮左相府?”


    暗中,传来了一道道的震惊之声。


    然而,各大家族与势力,根本不敢靠近。


    连护国军都出动了,可想而知,事态的严重性。


    那些与左相府来往密切的达官显贵,心中无比恐慌,左相是他们的靠山,一旦左相府被屠戮,他们必定会遭到敌人趁火打劫。


    而与他们相反的是曾经被左相府欺压的那些人。


    他们无比畅快,大声狂笑。


    “左相这个残暴无度的乱臣,终于遭到报应了。”


    “当年,战王一心为国,却被左相诬陷,致使战王一脉彻底没落,真的希望老天有眼,制裁左相。”


    “左相府被屠戮,大快人心。”


    扑哧!


    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血泊中。


    不一会儿,左相府的众人,已经被血怒屠戮的差不多了。


    护国将军与右相,也早已退到远处。


    他们面色阴沉,在等待皇室的命令。


    而此时。


    帝都外,一座山峰上。


    突兀间,虚空震动,滔天血影,凝聚成了一道人影。


    “血手组织的叛徒?”


    血主的周身,被血红色气息笼罩,看不清其面容。


    但能从其声音中,听出他的愤怒。


    “血主大人,我们已经探明情况,血怒已经投靠了陆尘,他们两人,正在大肆血洗左相府。”


    在他身后,一个金牌杀手低沉说道。


    “屠戮左相府?为了战王?”


    血主瞬间便明白了,他舔了舔干枯的嘴唇,眺望着远方,杀意纵横。


    “铁剑山与紫纹宗不会坐视不理,我们要在他们到来之前,将这两人斩杀。”


    毕竟。


    血手组织一直都是三大顶尖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


    正面对抗的话,还是有些忌惮。


    “放心吧血主大人,我已经安排妥当,我们血手组织此次倾巢出动,只待您一声令下,就能取那两人的狗头。”金牌杀手道。


    “桀桀……”


    血主阴森大笑。


    天色渐红,仿佛血液一样,映照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