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们都是垃圾
    陆尘停止修炼。


    以他现在的境界,《通窍心法》修至大成,已经很难进步,除非借助外物。


    黑神木容易找,但血玲珑很难找到。


    而且,当务之急,是去左相府。


    “我们走。”


    略微思索片刻,陆尘便做出了决定。


    血怒跟在他身后,略有担忧。


    如今的陆尘,已不是当年的籍籍无名之人。


    他在战王城,一战封神,成为了凡俗界人人惊叹的超级强者。


    以一己之力,全歼三大势力的人马。


    光是这一份战绩,就足以傲视天幻王朝。


    当然。


    这也给陆尘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穆王郡因为穆王的死,导致他的势力分崩离析,再加上以慕容林为首的势力,暗中血洗,基本上没有太大威胁。


    而真正对陆尘威胁较大的,是左相府与血手组织。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血主就是名震天幻王朝的超级强者。


    几百年来,他一直闭关。


    谁也不知道,过去这么久,他的实力,达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血怒最担心的便是,血主本人。


    除此之外,还有左相府背后的铁剑山。


    刹那间。


    血怒有些恍惚。


    他看着陆尘的背影,他的身材虽然略显单薄,年少却有着一种常人不曾拥有的沧桑。


    仿佛,他经历了很多一样。


    看到陆尘的一刹那,血怒心中的担忧,瞬间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自信。


    他身上的蛊毒,以及陆尘在战王城一役中所表现出来的潜力。


    足以说明。


    陆尘的强大,常人无法想像。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少年?”


    血怒暗自沉吟。


    左相府。


    位于皇城帝都最为繁华的街道上。


    周围到处都是各大商会的驻点,而在最中央位置,有着一座无比辉煌的府邸。


    这座府邸,距离皇室,不算太远。


    但其豪华程度,却远超皇室。


    这,便是左相府。


    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但是,无人敢靠近左相府。


    门口有着两个凶神恶煞的护卫,从他们身上逸散出来的气息能够感觉到,他们至少也是魂脉境武者。


    “魂脉境守门?”


    陆尘淡然道。


    他与血怒,来到左相府门口。


    “来人止步。”


    两个守卫怒喝道。


    陆尘与血怒,直接无视守卫,继续前进。


    “站住。”


    其中一个守卫,怒喝一声,一拳轰出。


    他的拳头,携带着劲风,朝着陆尘奔袭而去。


    “滚。”


    血怒轻飘飘一掌,便将其抵挡。


    蹬蹬蹬!


    守卫受到了反震之力,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稳住身形后,他深吸一口气,死死的盯着血怒。


    “之前多有得罪,望大人恕罪。”


    开什么玩笑?


    元丹境强者在天幻王朝,那就是最顶尖的存在。


    他们也没想到,眼前之人,居然是一位深藏不漏的元丹境强者。


    “敢问大人,来左相府有事吗?”


    两人对待血怒的态度,截然相反。


    “战王一脉陆尘,登门拜访。”


    陆尘看着两个守卫,平静说道。


    咚咚咚!


    然而。


    虚空中,却有着惊雷之音传来。


    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


    两个守卫闻言,脸色骤然大变。


    “你是战王一脉的残余?”


    “你们……”


    如若只是陆尘一人的话,两个守卫早就动手了。


    但眼下,有血怒在,他们敢怒不敢言。


    “还不快滚去让左相出来迎接?”


    血怒一巴掌将两人抽飞,而后与陆尘,大摇大摆的进入左相府。


    消息很快传遍府邸。


    左相府众人,为之震惊。


    “战王一脉后裔?”


    “哼,战王一脉的人,居然敢来我左相府,真是找死。”


    “叛国之后,居然也有脸踏入皇城帝都。”


    无数声讨之声,传遍相府。


    更是有年轻一辈,怒气冲冠,直接将陆尘阻截。


    “你就是陆尘?”


    年轻一辈中,为首一人,身穿锦衣华服,脸上有一颗痣。


    他是左相最小的儿子。


    “左相呢?不敢出来吗?”


    陆尘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左相,冷冷道。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有何资格谈论左相之名?”


    诸多年轻一辈,纷纷怒斥。


    “当年,左相污蔑我父亲叛国,今日,我以战王之子的名义,前来正名。”


    陆尘负手而立,霸气冲霄。


    他眸子扫过众人,冷冽道,“让左相出来吧,否则我不介意血洗左相府。”


    此言一出,诸人无不震怒。


    “你是白痴吗?”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你这个蠢货,战王一脉都快要覆灭了,还敢在此丢人现眼。”


    年轻一辈嘲讽陆尘之际,左相府的高层强者,也纷纷到来。


    他们本想阻止年轻人的出手,但血怒站出来了。


    “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血怒道,“既然他们说了,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闻言,左相府高层冷笑。


    “听闻战王之子是一个废物,若不是你,他敢来我左相府?”


    “希望我左相府年轻一辈杀他之时,你莫要插手。”


    战王城一役。


    虽然消息传开,但左相刻意封锁,除却他之外,知道之人,寥寥无几。


    眼前这些高层,并不知晓。


    在他们的印象中,陆尘实力低微,只是依仗血怒而已。


    所以,他们以铁剑山来威胁血怒,不让其出手。


    这样一来,左相府年轻子弟,便能顺理成章,将陆尘斩杀。


    “呵呵。”


    血怒冷笑,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


    年轻一辈对决,老一辈不插手?


    “好,我便不插手,但若你们左相府年轻子弟无能被杀,希望你们也能如此。”说话间,血怒周身气息震荡。


    可怕的气息,弥漫开来。


    左相府高层,为之一震。


    “小子,你死定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今日,就让我等,来取你狗命。”


    一群人跃跃欲试,都想杀陆尘。


    他们很清楚,左相一直想要覆灭战王一脉,若他们能斩杀陆尘,必将得到重赏。


    而且,还能得到左相看重。


    然而。


    陆尘负手而立,淡漠无比。


    “恕我直言,你们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