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王府旧址
    战王陨落沙场。


    当时在朝廷,掀起了惊涛巨浪。


    很多人都在缅怀,一代战神,就这样陨落了。


    然而。


    左相却在针对战王一脉,并且伪造证据,污蔑战王叛国。


    当时,右相据理力争,为战王讨还公道。


    而且,右相一直都在庇护战王府。


    这一切,陆尘都看在眼里。


    可是后来,突然有一天,皇室听信左相之言,将战王一脉发配到边荒。


    右相府,从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也是陆尘一直疑惑的事情。


    他来到皇城帝都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左相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当初我父亲蒙冤,你为何选择沉默?”


    陆尘目光深邃,直逼右相。


    后者闻言,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而后摇头苦笑。


    “唉。”


    他转过身去,幽幽叹息。


    “左相,不是世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良久后,他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知道了。”


    陆尘点头,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于他而言,答案已经得到,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陆尘。”


    右相见状,出声叫道。


    “你要去哪?”


    陆尘头也不回,离开书房。


    身后,传来了右相的声音。


    花园中。


    李奥正在跟管家诉说,他之前的经历。


    “我父亲呢,我一定要让他狠狠教训一下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少爷放心,胆敢欺负我右相府之人,简直是找死。”


    管家森然道。


    就在这时。


    陆尘与血怒,徐徐走来。


    “终于找到你们了。”


    刚刚,李奥带两人进来后,跟管家说了一句话,回头一看,两人就消失了。


    李奥以为,两人惧怕右相,所以逃走了。


    哗啦!


    管家一挥手,顿时无数士兵,身穿铠甲,手持制式兵器,浩浩荡荡的走来。


    他们将花园围堵的水泄不通,将陆尘与血怒,围在中间。


    “两位。”


    管家上前,笑眯眯道,“打了右相府的少爷,就这么走了?”


    “你想怎么样?”血怒沉声道。


    “你们两个,速速给我磕头道歉,否则的话,就将命留在这里吧。”


    有管家的撑腰,李奥无惧两人。


    “你找死。”


    血怒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出。


    砰!


    然而,李奥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幻影,挡住了血怒的攻击。


    “哼,不就是元丹境吗?我右相府也有。”


    说话间。


    两个元丹境老者,站在血怒面前。


    他们两人,是右相府的供奉。


    “磕头道歉,否则你们都要死。”李奥恢复纨绔,趾高气昂的说道。


    一旁,管家也是阴森一笑,说道,“右相大人只有李奥少爷这么一个儿子,放眼皇城,无人敢招惹,两位的胆子,似乎不小啊。”


    陆尘沉声道,“我只知道,你若不让开,便会死在我的手中。”


    看到陆尘如此嚣张态度,两位元丹境供奉身上气息瞬间爆发。


    紧接着,他们两人便要出手。


    “住手。”


    遥远处,传来了右相的声音。


    他快步走来,看到这阵状,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这是宗门回事?”他怒道。


    “右相,这两人胆大包天,欺负少爷……”


    啪!


    还没等他说完,就感觉头晕目眩。


    “父亲……”


    李奥不解,可是回应他的,也是一巴掌。


    “蠢货,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右相勃然大怒,指着两个供奉道,“李奥胡闹,你们也跟着他胡闹?速速退去。”


    诸人一脸懵逼。


    不过很快,诸人便全部退去。


    “父亲,你这是何意?”李奥从地上爬起来,委屈的问道。


    “滚吧,不要让我在看到你。”右相怒斥。


    李奥深知父亲发怒,快速离开花园。


    右相歉意的对着陆尘拱手,“让你见笑了,回头我会好好教训犬子的。”


    陆尘摇头。


    “当年……”


    右相苦涩一笑,想要说什么。


    但抬头一看,陆尘与血怒,早已离开。


    街道上。


    陆尘与血怒并肩,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


    前方,有一座荒凉的府邸。


    府邸周围,一片荒芜,杂草丛生。


    府邸上方的牌匾,也早已碎裂。


    陆尘抬头,看着破烂的府邸,记忆涌现。


    曾经的战王府,辉煌到极致,门庭若市。


    然而如今,却变成这样。


    “这是战王府吗?”血怒问道。


    陆尘点头,他打开破烂大门,走进府邸。


    府邸中的一切,都很熟悉,脑海中,浮现出了孩童时代的记忆。


    只可惜。


    物是人非。


    战王府,已经不是曾经的战王府了。


    陆尘伸出手掌,摸着墙壁,缓缓前行。


    他的思绪,特别复杂。


    血怒跟在身后,没有打扰。


    不知不觉,陆尘来到了议事大厅。


    这里的建筑,已经破败不堪,院落中杂草丛生,厅堂门前的参天大树,也早已断裂破败。


    “嗯?”


    可是,就在陆尘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突然间身后的血怒,察觉到了异样。


    “谁?”


    他纵身一跃,冲入了破败的议事大厅中。


    轰!


    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爆炸开来,强大的气流,席卷而来。


    陆尘猛地一怔,旋即清醒。


    他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这里是他的家,即便破败,也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咚咚咚!


    破败的议事大厅中,冲出两人,在半空中激战。


    “《血龙杀》。”


    血怒低喝,双手张开,龙吟之声,不绝于耳。


    而下一瞬,他的身体,融入虚空,天地间可怕的血腥气息弥漫,最终凝聚成了两道血红色光芒,朝着黑衣人影爆射而去。


    轰!


    黑衣人影见状,轻松躲闪,轰出一拳,挡住了血红色光芒。


    而他,也被逼后退了几步。


    蹬蹬蹬!


    稳住身形后,黑衣人影凝视着陆尘与血怒。


    “你们是谁?为何偷袭我?”


    陆尘哑言,这句话不应该是他来问的吗?


    “你又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天幻王朝年轻一辈中,我从未见过你,你到底是谁?”血怒阴沉道。


    天幻榜,记载着天幻王朝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天骄。


    但凡上榜者,血怒都知晓。


    然而此人,闻所未闻。


    而且,刚刚的交手,血怒清楚的感觉到,后者的实力,恐怕不在他之下。


    这更加让他疑惑。


    如此年轻的元丹境,到底来自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