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为何选择沉默?
    “你找死?”


    果然,血怒的举动,瞬间将豪华车撵周围的护卫激怒。


    他们手握制式长刀,快速逼近,将血怒与陆尘,围在中间。


    那个倒飞出去的领队,艰难爬起来,面目狰狞,无比震怒,“你们两个家伙,敢在李大人面前动手,这是死罪。”


    周围众人纷纷摇头,得罪了李大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条路是你家的吗?”


    陆尘神色淡然。


    “你……”领队哑言,而后冷哼,“你可知道李大人是谁?这条路即便不是李大人家的,但也没人敢阻挡李大人的马车。”


    血怒暴脾气,想要出手,但没有得到陆尘的命令,他也不敢擅自出手。


    “既然不是你家的,凭什么不让别人行走?”陆尘继续问道。


    终于。


    领队意识到,陆尘是故意找茬的。


    “小子,你是来找茬的?”


    领队上前一步,逼近陆尘,凶神恶煞的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在皇城帝都,右相府的人,完全可以横着走。


    再说了,领队服侍的是鼎鼎大名的右相之子。


    “右相府的人,都如同你这样嚣张跋扈吗?”陆尘道。


    闻言,领队脸色变幻了一下。


    既然眼前之人知晓他们是右相府的人,还敢在此挡道,他不由得深深打量着陆尘。


    放眼帝都皇城,敢无视右相府的,也只有皇室跟左相府了。


    眼前之人,十分陌生。


    应当不是皇室之人,难道,他是左相府的人?


    “你是左相府的人?”


    领队沉声问道。


    “是与不是,有关系吗?”陆尘耸肩。


    “左相府与我右相府交情不错,你若是左相府的人,那么此前的误会,就此作罢,你速速离开,李大人也不会追究。”


    显然。


    右相府不愿意招惹左相府。


    故而,领队才会这样说。


    “呵呵……”


    陆尘冷笑,“我还以为你们右相府眼高于天,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呢,说到底还是惧怕左相府权势。”


    被陆尘这样冷嘲热讽,车撵中的李大人有些坐不住了。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指点我右相府?”


    李大人名李奥,皇城帝都有名的纨绔。


    他趾高气昂的从车撵中走出,鄙夷道,“今天老子不高兴,不管你是谁,敢挡老子的道,那就休怪老子不客气。”


    话音落下。


    护卫得到命令,瞬间出手。


    砰砰砰!


    然而。


    他们还没等靠近陆尘,就被血怒轰飞。


    “滚。”


    血怒释放出了凌厉霸道的气息,瞬间将诸人震退。


    “嗯?”


    领队见势不妙,挡在了李奥身前,低声道,“李大人,此人很危险,你快走。”


    李奥也感觉到了危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道,“你们到底是谁,我乃是邮箱之子李奥,你们若是敢动我,右相府不会放过你们的,到时候皇城帝都,将不会有你们的容身之地。”


    啪!


    血怒一巴掌,抽在了李奥的脸上。


    顿时,后者的脸颊上,浮现出了清晰的红手印。


    然而,李奥却敢怒不敢言。


    开什么玩笑?


    血怒乃是元丹境杀手,常年处于阴暗中,再加上所修功法,煞气奔腾,一旦释放气息,元丹境以下,很少有人能够抵挡。


    李奥心中懊悔,不该招惹这等大人物。


    “恳请前辈手下留情。”


    领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替李奥求情,“这件事情皆因我而起,与李大人无关,求前辈看在右相府的面子上,高抬贵手。”


    不远处,一行人正在看热闹。


    “哈哈哈,那不是右相府的人吗?真够丢人的。”


    “哼,我早就说过,右相府的人都是垃圾,根本没资格与我们左相府相比。”


    “居然跪地求饶,你看看李奥那怂样。”


    左相府一直以来,与右相府就不对付。


    如今,他们路过此地,看到这一幕,岂能错过这种嘲讽对方的机会。


    面对左相府的嘲讽,李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血怒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这才制止了左相府诸人的嘲笑声。


    “今日小小惩戒,算是给你的教训,希望你引以为戒。”陆尘开口道。


    闻言,李奥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带我去见右相。”


    “前辈……”


    领队着急了,一看陆尘与血怒,就不是善茬。


    若让右相知晓今日之事,定会惩处他们。


    “闭嘴。”血怒呵斥。


    “好,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我爹。”李奥有点害怕,急忙带着两人离开。


    周围一片叫好声。


    纨绔子弟一直欺负别人,终于踢到铁板了。


    右相府。


    “管家,我爹呢?”李奥问道。


    管家低声道,“少爷,老爷刚从皇室回来,脸色不太好,你还是……”


    “不是我见,是两位前辈……”


    可是,当他扭头的时候,两人已经不见踪影。


    书房。


    沉闷的气氛,略显压抑。


    书房的装饰很简单,给人一种质朴的感觉。


    右相坐在太师椅上,神色忧虑,面颊上布满了皱纹。


    “右相,别来无恙。”


    突然间,虚空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右相猛地转头,看到了陆尘与血怒。


    “你们是谁?为何闯入我右相府?”


    身为朝廷命官,右相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要刺杀他。


    他刚欲大叫,却被陆尘制止。


    “不用叫了,你就算叫破喉咙,外边的人也不会听到。”


    “你们……到底是谁?”右相慌乱之后,稳住身形,沉声问道。


    “右相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陆尘平静道。


    “你是……”


    右相揉了揉眼睛,陷入了沉思。


    “战王一脉,陆尘。”陆尘自报身份。


    “是你?”


    右相惊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会来这里?”


    “很意外吗?”陆尘耸肩。


    当年。


    右相与父亲私交不错,战王一脉没落,也幸亏右相暗中相助,才得以苟延残喘。


    但让陆尘不解的是。


    为何。


    最后右相妥协,选择沉默。


    右相努力平复内心的震动,而后道,“真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战王郡发生的事情,虽然传回了帝都,但在左相府的控制下,辐射范围极小。


    右相还不知情。


    “我来此,只是想问一件事情。”陆尘开门见山道,“当初我父亲蒙冤,你为何选择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