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左相府
    汴河老人的弟子林铮,欲要斩杀战王之子陆尘。


    大战,一触即发。


    可怕的力量,席卷天地,林铮纵身一跃,跳到了演武台上,他眯着眼睛,锁定陆尘。


    他的身上,涌现出了一道道黑色的纹络,这些纹络快速流动,互相交织,最终演化成了一种特殊的铠甲,将林铮完全笼罩。


    “你永远不会明白,你招惹到的敌人,到底有多强。”


    林铮耻笑。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给你。”陆尘不以为然。


    汴河老人又如何?他在怎么强,也只是一介凡人而已。


    “到了现在,还在逞口舌之利,有意思吗?”


    林铮鄙夷,“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很体面的,我会将你的头颅摘下,然后将你尸体,悬挂与城门口,以示警告。”


    “不光是你,这座城池的所有人,都会因你而亡。”


    陆尘那古井无波的脸庞,跳动了一下,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惊人的杀意。


    “你师尊在此,恐怕都不敢说这样的话。”陆尘森然道。


    然而。


    林铮冷笑,不屑与陆尘浪费时间。


    “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林铮周身力量猛地动荡,他皮肤表层的符文铠甲,荡漾出了可怕的力量,他手掌紧握成拳,猛地一拳轰出。


    咚咚咚!


    虚空为之震颤,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道拳芒所吸引。


    “太强了,这就是汴河老人的弟子吗?”


    “好强的手段,足以媲美元丹境。”


    就连主席台上的烈阳宗主等人,也是一阵失神。


    他们略有担忧的看着陆尘,一旦出现变故,他们会第一时间出手。


    “《旋云步》。”


    陆尘轻喝,身形闪烁,化作密密麻麻的残影,常人根本无法捕捉到其踪迹。


    轰!


    携带着无穷力量,林铮一拳轰下。


    咔嚓!


    残影溃散,林铮这才发现,自己的攻击落空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躲避多久?”


    林铮大怒。


    他身为汴河老人的弟子,一身修为,达到了魂脉境极限。


    加上他的超强功法,他自认为,元丹境下无敌。


    然而。


    面对杀害师弟的凶手,居然不能将之一击必杀。


    轰轰轰!


    暴怒中的林铮,周身逸散出来的力量,猛然提升,气势冲天。


    可是。


    就在他准备全力进攻的时候,突然间城门口,传来了无数破空声。


    紧接着。


    诸人就发现,左相府的人来了。


    “住手。”


    一道雷鸣般的声音,在演武台上空爆炸,顿时惊的无数人跄踉。


    就连战斗中的两人,也是被逼停。


    “嗯?”


    林铮蹙眉,有些生气的看向城门口。


    “穆王,别来无恙。”


    浩浩荡荡的人群中,走出一人。


    此人锦衣华服,略微臃肿的身材,散发着淡淡的黑暗气息,他手持折扇,脸上挂着一丝阴森的笑容。


    “王公公?”


    穆王见状,脸色变幻了一下,急忙打招呼道。


    别人不清楚,但他可是十分清楚。


    此人乃是左相身边的红人,最得左相信任之人。


    “难道……”


    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公公带着如此多人,来到战王城,除了剿灭战王一脉,还能有啥?


    想到这里。


    穆王心中窃喜,战王之子陆尘,杀害了他的三儿子,此仇不共戴天。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那么,毫无疑问。


    左相府跟他是站在一个阵营的。


    “这位小兄弟是你们穆王郡的人?”王公公问道。


    “算是吧……”


    穆王道,他不想解释太多。


    林铮也没有反驳,他只是有些恼火,战斗逼迫中止。


    “那就好。”


    随即,王公公表态,陆尘乃是战王一脉的嫡系,也是战王唯一的儿子。


    此次,左相府挑战战王一脉。


    最主要的目的,便是陆尘。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待得我左相府与战王一脉这一场赌斗结束后,你们在出手,如何?”


    王公公道。


    左相权倾朝野,地位无比之高。


    即便是穆王,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我听王公公的。”穆王表态。


    见状。


    林铮冷哼一声,走下演武台。


    “先让你多活一会。”


    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尘,而后者则是摇头。


    多活一会的,明明就是林铮。


    不过。


    此时的他,已经无心理会穆王郡的人了。


    他那深邃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左相府之人。


    “陆轩。”


    王公公神色冰冷,寒声道,“今日,便是我们两派之间的约定之日,你可准备好了?”


    言外之意就是。


    若你没准备好,那么直接认输便是。


    “有什么手段,放马过来吧。”陆轩起身,气势不弱于人。


    “呵呵,希望一会,你还能这么硬气。”王公公道,他合上折扇,直入主题道,“战王背叛天幻王朝,这是诛九族的大罪,然而左相宽宏大量,在国王面前求情,得以让尔等来到战王郡苟延残喘,只可惜……”


    说到这里。


    他眼中寒光一闪。


    “经过重重调查后,左相已经掌握了铁证,只是念在战王曾经为天幻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故而给予你们战王一脉,一个体面的死法。”


    言外之意就是。


    擂台挑战,只不过是让战王一脉死的更加体面而已。


    至于结局,早已注定。


    “放屁。”


    陆尘周身气息荡漾,阴冷的眸子,直视王公公,“战王一脉从未背叛天幻王朝,我父亲是清白的。”


    王公公嗤笑,“你说了不算。”


    “呵呵。”


    陆尘轻笑,有一种睥睨天下之势,“算不算,不是由你决定。”


    此战,就是父亲的正名之战。


    只可惜。


    左相没来,否则的话,陆尘必定会手刃仇敌。


    “尘儿,不要冲动。”陆轩提醒道。


    左相府迟迟不肯出手,直到现在,才兵临城下,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千万不能大意。


    陆尘对着二叔点头,而后转头,目光扫过左相府诸人。


    “一百三十二人,很好,我记住了。”


    诸人不明白,他这是何意。


    但是。


    陆尘的下一句话,彻底将左相府激怒。


    “你们,一个都不会活着走出战王城的,相信我,我能做到。”


    陆尘说的很平静,但骨子里却透露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













 说:
上架了,求订阅,求推荐票,顺便说一下,黄金联赛可以投票了,大家积极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