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凡人与神的差距
    “是你?”


    看到飞剑后,穆王陷入暴怒状态。


    他指着慕容秋月,眼神能杀人。


    “慕容秋月,我若没记错的话,我儿让你当他的奴仆,如今他的飞剑却在你手中。”


    他声音中,蕴含着冰冷杀意。


    “你敢对我儿下手,你慕容家都要偿命。”


    林铮也将慕容秋月锁定。


    这柄飞剑,是师尊赐予师弟的。


    “师尊的飞剑,也是尔等凡俗能够染指的?”


    林铮彻底怒了。


    师弟死了,他回去后,无法向师尊交代。


    而如今,师弟的飞剑,也落入别人之手。


    他怒火冲天。


    “今日,我要大开杀戒。”


    他脚掌一跺,皮肤表层涌现出了炙热的火焰,体内火红色血脉,疯狂运转。


    刹那间。


    他的全身,被火焰笼罩。


    “死。”


    仅仅一个字,就如同地域阎罗般,让人心神震动,心生绝望。


    人群中。


    慕容林焦急大叫,眼中尽是担忧之色。


    没想到,他们已经躲到战王郡了,穆王对他们还是不依不饶。


    “秋月。”


    主席台上,陆轩也反应过来了,急忙道,“恳请烈阳宗主出手,救我侄儿。”


    可是。


    烈阳宗主却挥手。


    “陆尘的实力,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看着就是。”


    除非元丹境强者,他才会出手阻拦。


    其余武者,陆尘能应付。


    扑哧!


    虚空被焚烧,发出了惊悚般的声音,慕容秋月眼中,没有任何恐惧。


    为主人抵挡攻击,她在所不惜。


    她激发全身力量,注入飞剑中,想要与林铮硬碰硬。


    可是。


    就在这时。


    一只手掌,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顿时令的她娇躯一颤。


    “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吧。”


    说罢。


    还不等慕容秋月反应,便一把将其拉退。


    同时。


    陆尘施展《旋云步》,一掌拍出。


    嘶嘶嘶!


    体内的逖藍血脉,快速运转,融合于《天雷掌》中。


    掌印中,雷霆之音滚滚,所过之处,冰雪遍布。


    这,便是逖藍血脉的可怕之处。


    “找死。”


    林铮冷笑,继续加大了力量,想要一击毙命。


    然而。


    当他的攻击撞击在冰雪覆盖的掌印上时,发生了奇异的一幕。


    原本让人心生绝望的滔天火焰,此时却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


    “这是……”


    诸人惊叹。


    主席台上,烈阳宗主眼睛一亮,连连夸赞。


    “好霸道的冰系血脉。”


    陆轩与鱼鹰长老膛目结舌。


    演武台上空,冰雪完全覆盖火焰。


    不一会儿,火焰覆灭,而漫天冰雪,释放出了冷到彻骨的力量,将林铮逼退。


    蹬蹬蹬!


    后者见状,身体几个后仰翻滚,回到了原地。


    他稳住身形后,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陆尘。


    “你是谁?”


    他师从汴河老人,见过无数少年天骄。


    但,从未见过,眼前之人。


    而且。


    在他看来,天幻王朝这等偏僻的边疆,武道落后,根本不可能出现天才。


    “杀你的人。”


    陆尘负手而立,气势冲天。


    演武场内,诸人愣神之后,激动大叫。


    “好大的口气。”


    林铮鄙夷,“我修行至今,见过很多自负之人,最终他们全部死在了我的手中。”


    陆尘不语。


    他不想废话,但凡招惹战王一脉者,杀无赦。


    林铮舔了舔干枯的嘴唇,阴森道,“哼,你的血脉的确很强,但想要克制我,不可能。”


    他的血脉,乃是机缘巧合下,从某一位绝世大能者尸体中得到。


    从而继承。


    之后,他的修行速度,不断提升,再加上有汴河老人教导。


    一日千里。


    看着他那不可一世的嚣张神态,陆尘摇头。


    “你就是慕容秋月背后的人?”


    穆王寒声道,“我儿的是,罪魁祸首就是你,以及战王一脉,今天,我便以穆王郡之主起誓,必将血洗战王一脉,为我儿报仇。”


    此言一出,陆尘的眼眸中,明显闪过一丝杀意。


    “慕容秋月是我的人,你儿明知如此,却还对她出手。”


    陆尘道,“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儿子死了,你也会死。”


    他指了指穆王身后的大军,“你们既然来了,那么今天谁都不要走了。”


    “小子,你还是先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处境吧。”


    林铮上前,强横的气势,逼迫陆尘。


    “我就站在这里,想要报仇,尽管出手。”


    陆尘道,“但从现在开始,我每出手一次,必死一人。”


    该说的,他都说了。


    至于穆王郡如何抉择,那是他们的事情。


    今日。


    与左相府的挑战前,就让穆王郡的血,来热身吧。


    “你找死。”


    穆王身后,当日那位使者怒喝一声,手持长枪,瞬间逼来。


    他想戴罪立功。


    “咻!”


    虚空中。


    一道寒冷的刀光闪过,紧接着血液洒落,一具无头尸体,栽倒在血泊中。


    “嗯?”


    诸人震颤。


    陆尘太强了,刚刚的出招,他们根本看不清楚。


    “一群蠢货,你们根本不知道,主人的强大。”


    慕容秋月冷笑,手握飞剑,随时准备出手。


    不过她相信。


    区区穆王郡而已,主人完全能够应付。


    主席台上,烈阳宗主笑的合不拢嘴。


    鱼鹰长老与陆轩,处于震惊中。


    一刀,诛杀一位魂脉境强者,这还是曾经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尘儿吗?


    “大哥,你在天之灵若能看到尘儿的表现,可以安息了。”陆轩激动。


    嗡!


    林铮手掌紧握,骨骼嘎吱作响。


    “今日,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


    对此。


    陆尘不屑一顾。


    “别说是你,就算你那所谓的师尊汴河老人来了,我也照样杀之。”


    汴河老人是谁?


    名震诸国的顶尖强者,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所有人谈之色变的超级强者。


    据传,当年汴河老人,一怒之下,血洗三大王朝。


    事后,竟没有人敢说什么。


    足以见得,他的强大震慑力?


    “我师尊若在此,一个眼神就能将你诛杀。”林铮不屑。


    陆尘摇头。


    “你永远不会知道,凡人与神的差距,有多大。”


    他是龙帝,曾经的众神之王。


    今日,他要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