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没死
    “这里的火焰力量,恰好淬炼我的魂魄。”


    陆尘自语。


    刚陷入这里时,他的确准备强行出去。


    但他发现,这里的火焰,温度很高,故而萌生了一个念头。


    他要以此来淬炼魂魄。


    魂脉境最重要的便是洗魂炼脉。


    之前的修行,已经让他彻底将经脉洗炼干净,只剩下了最后的魂魄。


    轰!


    熊熊大火,灼烧其脑海。


    灵魂在抖动,接受洗礼。


    而在此期间,慕红衣安静的躺在陆尘怀中,内心中涌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喜悦。


    她美眸闪烁,抬头望着陆尘。


    这一刻。


    她感觉天地都静止了,仿佛只剩下她们俩。


    她心里美滋滋,不想打扰陆尘修行,将头埋入后者怀中。


    外界,废墟上空。


    于阁老与鬼脸执法者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虽然于阁老在炼器一道上天赋无双,但武道境界,还是落后于鬼脸执法者,且后者擅长鬼影迷踪,一般元丹境很难与之对抗。


    不过。


    于阁老并未放弃,反而越战越勇。


    他操控万剑,与鬼脸执法者激战。


    “红衣父亲与我是世交,当年他亲自将女儿托付给我,让我照料一二,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我有何颜面面对老友?”


    越想于阁老月愤怒。


    “死。”


    于阁老抱着同归于尽的方式,想要重创鬼脸执法者。


    轰!


    万剑齐发,虽然无法捕捉到鬼脸执法者的踪迹,但于阁老却将之全部引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天际。


    下方,副殿主脸色大变。


    “住手,速度住手。”


    再打下去,紫纹宗都要被毁掉了。


    “这家伙疯了吗?”


    刑罚殿大长老也是一脸惊恐的后退。


    自毁本命兵器,只为重创鬼脸执法者。


    “于兄,我来助你。”


    火灵阁老忍不住,加入了战团。


    刹那间,战局得到了控制,两大阁老联手,开始压制鬼脸执法者。


    “你们想造反吗?”


    鬼脸执法者大怒。


    副殿主见状,也是雷霆出手。


    “到此为止吧。”


    他一脚踏下,如天神下凡,瞬间轰碎了虚空中的战圈,强行将三人分开。


    “够了。”


    副殿主沉声道,“身为阁老,居然对执法者动手,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面对他的怒斥,两大阁老丝毫无惧。


    “快看,那是什么?”


    突然间。


    有人尖叫,打破了寂静。


    “火焰中有人,难道是陆尘吗?”


    “慕红衣应该没死,否则的话,怎么会有人影?”


    “人影在跳动,似乎要冲出来了。”


    所有人为之震撼,膛目结舌。


    鬼脸执法者全力一击,陆尘必死无疑。


    然而现在,却出现了转机。


    就连虚空中的两大阁老,也被跳动的火焰吸引。


    “哼,不可能。”


    鬼脸执法者冷哼,他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大的信心。


    当时的陆尘,处于必死之局,不可能活下来。


    哗啦!


    火焰跳动,卷起了废墟上的尘土,点点火光,飘散开来,弥漫在望仙楼废址上空。


    “怎么回事?”


    诸人心惊,目不转睛的盯着。


    嘶嘶嘶!


    就在这时,有人发现,熊熊大火在逐渐缩小。


    火焰也在逐渐溃散。


    这是……要熄灭了吗?


    随着火焰溃散,废墟之上的人影,越来越真实。


    嗡!


    当最后一缕火焰,彻底熄灭后,诸人看到了极具震撼的一幕。


    一个修长笔直的身影,怀中抱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站在废墟之上。


    男子神色平静,但眉宇间,却有着一丝怒意。


    女子安静躺在男子怀中,脸颊上有着点点笑容,很甜蜜的样子。


    “天啊。”


    终于,有人忍不住叫出声来。


    “陆尘没死,他活下来了。”


    “太不可思议了,鬼脸执法者亲自出手,都没能将他击杀吗?”


    “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


    围观弟子,已经语无伦次。


    这一幕,太震撼了。


    “陆尘。”


    火灵阁老与火炼大师见状,激动大叫。


    于阁老看到慕红衣没事,也松了一口气,而后赞赏的对陆尘点了点头。


    “不可能。”


    鬼脸执法者惊叫,“我那一击,除非元丹境,否则根本不可能抵挡,你到底怎么活下来的?”


    他双眸闪烁,寒声道,“护体铠甲,一定是护体铠甲。”


    各大兵器中,最难炼制的便是护体铠甲。


    一个魂脉境武者,能拥有护体铠甲,自然令人羡慕。


    “命可真够大的啊。”


    副殿主舔了舔干枯的嘴唇,眼中杀意纵横。


    “红衣丫头,你没事吧。”


    于阁老在半空中叫道。


    顿时,慕红衣脸颊绯红,低头快速从陆尘怀中跳下来。


    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被这么多人注视,很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于爷爷,我没事。”


    她声音如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于阁老笑着说道。


    陆尘抬头,看着鬼脸执法者。


    “是不是很失望?”


    他活着,那么对他出手之人,就要死。


    哪怕,对方是元丹境。


    鬼脸执法者已经恢复镇定,耸了耸肩,不屑道,“虽然有些惊讶,但还不至于失望,你能扛得住第一次,还能一直扛下去吗?无非就是晚死一会。”


    言语中,表达出了极强的杀人欲望。


    虎纹殿副殿主到来时,刑罚殿就不准备放过陆尘了。


    唯有死,才能让刑罚殿重塑威望。


    陆尘摇头,“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给你,我不死,那么我的敌人,就必须死。”


    鬼脸执法者也修行魔功,但因为他职位较高,便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说白了,人言轻微。


    不必跟他们讲道理,只需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拳头最大便可。


    “够了。”


    火灵阁老冷声道,“事情闹到这一地步,你还不反思吗?非要弄的紫纹宗鸡飞狗跳才行?”


    火炼大师走到于阁老身旁,态度表明一切。


    “于爷爷。”慕红衣声音微弱。


    “既然是红衣喜欢的人,我这个做爷爷的,怎么也要表态一下。”于阁老笑道,“再说了,陆尘乃是一位炼器宗师,值得我出手。”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