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七十九章 吸收元丹
    武塔,第六层。


    陆尘将元丹拿出,放在掌心。


    “此人生前的修为,应当达到了元丹境九重。”


    这颗元丹内部蕴含的力量,十分强大。


    这足以说明,死者生前的境界。


    呼!


    陆尘调整身体,然后开始吸收。


    而在此过程中。


    他斩杀李牧,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


    当韩如龙得知消息后,异常震怒。


    “哼,没用的家伙。”


    他对李牧,无比失望。


    就算陆尘不杀他,也不会在重用他了。


    三番五次错报信息,让韩如龙误以为陆尘死在了雷云谷。


    如今,陆尘不但回来,而且还将李牧诛杀。


    “该死的家伙。”


    韩如龙面目狰狞。


    他对陆尘的恨意,并不是来自于李牧。


    而是,慕红衣。


    “红衣是我的,谁都不能靠近她。”


    韩如龙冷冽道。


    他很了解慕红衣的性格,从不与陌生人接触。


    然而,她却主动陪陆尘去药阁购买药草,而且还帮其支付。


    这足以说明。


    慕红衣对陆尘有好感。


    “陆尘啊陆尘,我还正愁用借口来杀你。”


    韩如龙把玩着手中的夜明珠,阴森笑道。


    陆尘杀了李牧。


    这是同门相残,按照宗规。


    当诛。


    与此同时。


    金元将这一消息,散播出去。


    很快,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低级弟子中,诸人震怒。


    中级弟子中,也有一些人得知了消息。


    慕红衣就是其中之一。


    “陆尘不像是那种鲁莽的人。”


    一袭红袍,美若天仙的慕红衣,拄着下巴沉思。


    “我说红衣,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陆尘?”


    此女是慕红衣的师妹兼闺蜜,两人无话不谈。


    近期。


    她无数次听到慕红衣提起陆尘的名字。


    她也很好奇,这个陆尘,到底是何方神圣。


    “师姐别瞎说。”


    慕红衣道。


    不过,李师姐还是捕捉到了慕红衣脸上淡淡的红晕。


    “不管怎么说,他杀了李牧,犯了大错,刑罚殿不会罢手。”


    李师姐不再开玩笑,正色道,“而且,韩如龙因为你,一直在针对陆尘,这一次肯定会大做文章。”


    慕红衣摇头,她相信,陆尘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她来到了望仙楼。


    没有发现陆尘,随即便回去了。


    丹阁。


    “什么?”


    夏侯东瞪大眼睛。


    肖进在一旁诉说。


    “陆宗……陆师弟不是鲁莽之辈,想来应该是那李牧太过分了。”


    夏侯东问道,“他现在在哪?”


    “在武塔中修行,很多人都在等他,刑罚殿也在等他。”肖进道。


    “我知道了。”


    夏侯东眼中闪过一丝金光。


    武塔。


    吸收元丹的过程,格外痛苦。


    不过,陆尘经验丰富,避免了错误吸收,让力量流逝。


    整整三天时间。


    他将元丹内的力量,全部吸收。


    咚咚咚!


    心脉强化,他的境界,突破到了魂脉境六重。


    “不错。”


    陆尘睁开眼睛,满意点头。


    一颗元丹,就让自己提升一个小境界。


    修行结束后。


    他走出武塔。


    顿时,感受到无数炙热目光。


    “嗯?”


    站在最前方的几个弟子,衣服上有刑罚殿标志。


    “陆尘,有人控告你残杀同门,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刑罚殿弟子道。


    陆尘沉默。


    “哼,这等凶残之辈,当诛。”


    “今天他能杀李牧,明天就能杀我们。”


    “我们不屑跟他同为低级弟子。”


    很多低级弟子,因为李牧以及韩如龙的缘故,都恨陆尘。


    此刻,都在落井下石。


    “我给过他机会,但他处心积虑想要杀我。”


    终于,陆尘开口了。


    “事实摆在眼前,你说这些也无用,回到刑罚殿,你在好好交代吧。”


    刑罚殿弟子将陆尘围住。


    “住手。”


    夏侯东从远处疾行而来。


    “陆师弟,你没事吧?”夏侯东问道。


    陆尘摇头。


    夏侯东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刑罚殿弟子。


    “我相信陆师弟的人品,他不可能无缘无故杀李牧。”


    显然。


    夏侯东的话,份量很大。


    刑罚殿弟子也不得不认真考虑。


    “夏侯师兄,这是刑罚殿的命令。”


    几个刑罚殿弟子有些为难。


    陆尘的事情,长老们也都在关注,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可是……”


    夏侯东还想为陆尘辩解。


    但却被后者制止了。


    “夏侯师兄的心意,我心领了。”


    陆尘道,“我跟他们去刑罚殿。”


    夏侯东沉思。


    “我陪陆师弟一起去。”


    人群中。


    “哼,即便有夏侯东出马,陆尘的罪民,也不可能抹去。”


    “以为认识夏侯东,就能免去罪民吗?”


    “真是可笑。”


    “这样的人,就该拖出去斩了。”


    陆尘被刑罚殿带走的消息,瞬间传开。


    金元嗤笑,目中无人的家伙,终于得到制裁了。


    韩如龙面色平静,他才思索,夏侯东与陆尘到底什么关系?


    夏侯东是否会为了救下陆尘,不惜一切手段?


    不得不说,丹阁弟子的身份,的确需要忌惮。


    “韩师兄多虑了。”


    金元笑道。


    “残杀同门,罪大恶极,岂是夏侯东说几句就能结束的?”


    因为陆尘,他们两人走的比较近。


    “除非,丹阁的高层出面。”


    但是,金元相信。


    丹阁高层,不可能为了一个新晋弟子出面的。


    区区夏侯东,翻不起什么浪花。


    “希望如此吧。”韩如龙道。


    同样得知消息的还有慕红衣。


    她略微有些担忧。


    “我去找阁老。”


    唯有阁老出面,才能救下陆尘。


    夏侯东的份量,在刑罚殿面前,还是弱了一些。


    不久后。


    慕红衣来到了兵阁。


    “红衣丫头怎么有空来兵阁?”


    火炼大师参悟陆尘给的完整篇幅,有所感悟,心情不错。


    “火炼大师,我想找阁老。”


    慕红衣微微躬身。


    “哦?找阁老有什么事情吗?”


    火炼大师诧异。


    他知道慕红衣与阁老的关系,但前者从不来找阁老。


    更不想让其他人知晓她们之间的关系。


    可是此次,她居然亲自来找阁老。


    “我的一位好友,被刑罚殿带走了,我想请阁老出面求情。”慕红衣道。


    火炼大师眯眼笑道。


    “我说红衣丫头,这位弟子是你什么人?你居然这么着急?该不会是你喜欢的人吧?”


    慕红衣俏脸微红。


    “不是,他是一个新晋弟子,我欠他人情。”


    这样一来,火炼大师更加好奇。


    一个新晋弟子,能让慕红衣欠下人情,不简单啊。


    “哦?这样一说,我更加好奇这个新晋弟子到底是谁了。”


    “他叫陆尘。”


    原本一脸笑容的火炼大师。


    猛然间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