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二十七章 逖藍血脉
    天荒山脉,岩石下。


    陆尘轻车熟路的破开封禁,进入了遗迹中。


    这是一处隐匿于岩石中的洞府,内部蕴含着极其浓郁的灵气。


    刚进入洞府,陆尘就看到了一具棺材。


    整个洞府,除了棺材外,空无一物。


    “嗯?”


    陆尘的目光,注视着棺材。


    他走了几步,靠近棺材,看到了上边的复杂纹络。


    “这是……九纹锁棺?”


    诸天万界,武道昌盛,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其他职业修行者。


    比如说阵法师,炼器师,符师。


    棺材上刻有符箓,利用九条符文,将棺材封锁,这种手段,被称之为九纹锁棺。


    只见的,陆尘轻笑一声,手指飞快在棺材上点了几下。


    那被称之为疾风大陆至高无上的符箓,瞬间破掉。


    “还好,九纹锁棺虽然现阶段我无法凝练,但却知晓其破绽,将其破开。”陆尘点头。


    九纹锁棺,乃是出自于疾风大陆传奇强者紫血真人之手,也就是出自于他龙帝之手。


    自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九纹锁棺的缺点在哪里。


    哗啦!


    掀开棺盖,一眼望去,赫然发现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这尸体应当就是紫血真人的记名弟子萧石。


    嗡!


    陆尘目光中,浮现出了火焰,射向棺材两旁,顿时有着密密麻麻的字迹浮现。


    “吾,师承紫血真人,最大梦想便是成为师尊的正式弟子,奈何潜力太差,一直无法成功。”


    “吾修行百年,有幸得到师尊赐予的一滴血液,吸收此血液后,实力全面提升……”


    这些字迹,是用特殊手段刻录的,毕竟紫血真人是龙帝的化身,陆尘能够看得出来。


    棺材周围记载的,都是萧石生前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句话,才吸引了陆尘的注意。


    “吾被仇家追杀,自知必死,故而将师尊赐予的血液,存放于此处,留给有缘人。”


    陆尘微微动容。


    他重生之后,目的便是打造无敌神体。


    而生前那些化身在诸天万界收集的特殊血脉,就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


    哗啦!


    陆尘手掌一挥,雷火之力涌现,涌入棺材内,顿时萧石的尸体溃散,而后化作虚无。


    在他尸体摆放之处,赫然间有着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盒子,里边有着一滴蓝色血液。


    “这是……当年疾风大陆最强者疾风尊者的逖藍血脉。”


    陆尘道。


    他伸出手掌,将水晶盒子托起。


    水晶盒子四周,有着复杂的纹络闪烁,但在感应到陆尘气血后,瞬间消失。


    与此同时,在那水晶盒子的下放,出现了一块蓝色令牌。


    “这是……”


    令牌中,记载着关于紫血真人的一些信息,陆尘将之收起。


    轰隆隆!


    就在这时,外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


    陆尘眼眸闪烁,而后身形一闪,消失于黑暗中。


    不久后,玄教三位弟子同时发现了岩石下的遗迹,以强大手段破开,进入其中。


    “嗯?”


    他们发现,这里空无一物。


    “难道,被陆尘那家伙捷足先登了?”


    斧头男子恼怒,山羊胡子也十分震怒。


    “看布局的话,这里应该就是萧石留下的遗迹,只是以陆尘的手段,应该不可能破开封禁。”青裙女子低声道,“我们在仔细找找。”


    暗中,一双眼睛注视着三人。


    “洞穴中,有萧石留下的一座残阵。”


    陆尘已经做出决定,不能让玄教三人平安离去,否则的话,一旦消息泄露出去,他会有麻烦的。


    “激发残阵,然后辅以锁脉阵,以及死亡一刀,应该能瞬间秒掉其中一人。”


    陆尘思索。


    嗡!


    三人正在寻找时,突然间发现,洞府摇晃,突然间灰蒙蒙气息弥漫,将他们的视线阻挡。


    “不好,是阵法。”


    青裙女子惊呼,但为时已晚。


    纵然是残阵,那也是萧石所留,根本不是区区魂脉境能够比拟的。


    咔嚓!


    残阵激活的瞬间,陆尘快速布置出了锁脉阵。


    “锁脉阵?是陆尘。”


    发现锁脉阵后,玄教三人愤怒嘶吼,恨不得将陆尘碎尸万段。


    “死亡一刀。”


    陆尘找准机会,战刀劈出。


    咔嚓!


    斧头男子没有任何躲闪,瞬间被劈中,直接毙命。


    “在那边。”


    青裙女子发现了陆尘的踪迹,大声叫道。


    哗啦!


    然而,当两人攻击落下的时候,陆尘再度消失。


    “青师妹,你能发现他在哪吗?”


    山羊胡子有些着急了。


    残阵太强,限制住了他们的力量,锁脉阵封锁他们的经脉,战斗力完全无法发挥,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他们两人都要死。


    “残阵干扰,我找不到。”青裙女子急促道。


    “死。”


    陆尘的战刀,呼的一声,来到山羊胡子身前。


    咔嚓!


    又是一刀,结束了山羊胡子的性命。


    这时,残阵中只剩下了青裙女子一人。


    “陆尘,我知道是你。”


    青裙女子内心恐惧,她断定陆尘应该是得到了萧石传承,掌控了洞府,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伏杀她们。


    “我们可以做交易,只要你能放过我。”青裙女子道。


    哗啦!


    她浑身魅惑气息释放,手指轻轻一跳,衣衫脱落,雪白肌肤露出,她扭动水蛮腰,胸前晃动,风情万种。


    她想要勾引陆尘,祈求后者能放她一条生路。


    “我可以将自己给你,做你奴仆。”


    青裙女子求饶。


    她曾经是一个孤儿,能够进入玄教,并且修行至魂脉境,受了多少屈辱,数都数不清了。


    现在的举动,她没有任何羞耻感。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活下去。


    “哼。”


    陆尘冷哼,神智不受干扰。


    “先前想要杀我,现在却用身体来取悦我?”


    任何对他起杀心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即便是女人,也不例外。


    陆尘举起战刀。


    青裙女子惊恐到了极致,她的娇躯直接瘫软在地上。


    “你……我是玄教弟子,你不能杀我。”


    “玄教弟子吗?”


    陆尘喃喃道。


    他手起刀落,青裙女子瞬间毙命。


    他内心平静,两世为人,他很果决,对付敌人,就要斩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