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二十四章 禁忌
    天荒山脉,入口处。


    玄教弟子驻足眺望,他们看向山脉中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似乎,这山脉中,有什么大凶之物。


    “你可知道这天荒山脉中,哪里比较特殊一点?”斧头男子问道。


    陆尘思索,他来到天荒城时间不长,对天荒山脉根本不了解,但是眼下的情形,他若实话实说的话,必然会遭到玄教弟子的攻击。


    “我知道一地。”


    陆尘道,“那里有奇花盛开,还有妖兽出没。”


    “果然。”


    山羊胡子眼冒金光,灿烂一笑,“带我们去。”


    之后,一行人便踏入了山脉中。


    天荒山脉很贫瘠,比书籍中记载的都要荒凉,这里的灵气很稀薄,花草树木都有些枯萎。


    看到这一幕,陆尘微微皱眉。


    “这是……”


    陆尘感觉到,虚空中的灵气,似乎都被吸走了。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种可能,陆尘眼眸一亮,不过却装作浑然不知,带着玄教弟子前行。


    “真是无法想像,这等贫瘠之地,居然有强者传承。”


    “这里空气中的灵气,稀薄的让人惊叹,看来强者传承应该就在这里了。”


    青裙女子浑身散发着魅惑气息,她左右环视,最后目光落在了陆尘身上。


    “我说青师妹,你可别动什么心思啊,他还要为我们带路呢。”山羊胡子道。


    “是啊,等我们找到强者遗迹后,你在动手也不迟。”斧头男子也急忙说道。


    他们很清楚,青裙女子修炼特殊秘法,采阴补阳,尤其是看到眉清目秀的男子,都会成为她的猎物。


    陆尘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三人虽然低语,而且将他隔绝开来,但他依旧听到了。


    越是修行雷火呼吸法,陆尘越发感觉它的不凡。


    它不单单是一门呼吸法,除了固本培元,激活心脉外,还能滋养灵魂。


    怪不得,前世他无法修行,也是有道理的。


    “哼。”


    陆尘冷哼,他一边行走,一边观察周围地形,想要趁机逃窜。


    天荒山脉深处,仿佛迷宫,不知不觉,陆尘带着三人,已经绕行了三天时间。


    “还没到吗?”


    斧头男子忍不住了,拦在陆尘身前,低沉问道。


    “小子,你若敢耍我们的话,我会将你碎尸万段。”山羊胡子威胁道。


    “小弟弟,你说的那一处地方,到底在哪里?”青裙女子魅惑道。


    陆尘见状,耸了耸肩。


    他抬起手指,指了指前方。


    “在那里。”


    轰!


    趁着三人转头看去的时候,他脚掌一跺,顿时周围地面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可怕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现而来。


    “锁脉阵,成。”


    陆尘低喝,锁脉阵瞬间封锁虚空,将玄教弟子困在了其中。


    “小贼,你敢。”


    斧头男子暴怒,但陆尘早已出现在了锁脉阵之外。


    呼!


    看着被困的三人,他松了一口气。


    这三天来,他佯装在找那处奇异之地,实则在暗中布置锁脉阵,所过之处,都会留下他的印记。


    一旦启动,锁脉阵就会瞬间成型。


    “该死的家伙,敢戏弄我们,你死定了。”山羊胡子怒骂。


    青裙女子浑身散发着魅惑气息,她美眸闪烁,脸颊通红,看向陆尘。“小弟弟,你怎么忍心姐姐被困在这里?”


    可惜,陆尘不是普通人,他前世为巅峰强者龙帝,经历过无数生死磨砺,区区魂脉境武者的魅惑之术,对他来说,形同虚设。


    一番进攻无果后,三人变得冷静了下来。


    “小子,你应当知道,这阵法不可能困我们太久,一旦我们脱困,你必死无疑。”


    “不错,你若逃走,我们便屠戮战王一脉满门。”


    “敢得罪我玄教,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三人凝视着陆尘。


    “将阵法撤掉,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你继续带我们前往奇异之地,等到了地方,我们可以赐予你一些修行资源。”山羊胡子道。


    陆尘摇头,居高临下,俯视着三人,“你们是玄教弟子?那你们可知道玄宫?”


    “大胆,枉议玄宫,你这是在找死。”就连青裙女子都收起了魅惑之术,呵斥道。


    显然,玄宫对他们来说,太过神圣,不允许任何人谈论。


    就连他们玄教弟子,也不能随意说起。


    “玄宫那是当今天下,巅峰强者玄帝大人创建的势力,玄帝镇压动乱,一统天下,创建了玄宫,之后玄宫分支遍布诸天万界,你区区一个淬体境武者,有何资格议论玄宫?”斧头男子冷笑。


    陆尘无视三人的愤怒,继续道:“既然你们视玄宫为至高无上的信仰,那么应当听过一句话吧?”


    “镇黑暗动乱,败诸天强敌,巨龙游九天,世间唯龙帝。”


    陆尘一字一句的将这四句话说出来。


    此时,他的神色,有些凝重,也有些悲伤。


    闻言,三人脸色骤变,甚至身体都有些颤抖。


    他们不断后退,想要与陆尘撇清关系。


    斧头男子手中的斧头,哐啷一声,掉在地上,他如同行尸走肉般,眼眸中充满了惊恐。


    “你……”


    一旁,山羊胡子看着陆尘,一脸愤怒,“这是禁忌,玄帝历元年,玄帝大人亲自将这几句话列为禁忌,玄宫强者将消息传遍诸天万界,每一个玄教分支,都接收到了这则命令,任何胆敢触碰禁忌者,杀无赦。”


    “别说是天幻王朝了,就算是整个疾风大陆,都无人敢说此禁忌,你居然……”


    三人怒目盯着陆尘。


    玄宫是他们玄教弟子的信仰,玄帝之言,便是他们的使命。


    而眼前之人,触碰禁忌,践踏玄帝之言,这是死罪,株连九族的死罪。


    “禁忌吗?”


    陆尘负手,举头望天,有些迷茫。


    “我的兄弟,我死之后,你将龙帝历改为玄帝历,我能理解,毕竟你肩负诸天万族的使命,需要顾全大局,可是,为何你将当年创建玄宫之时所说的话,列为禁忌?”


    陆尘陷入了回忆。


    当年,他平定黑暗动乱,镇压诸天万族后,好兄弟玄帝为让后世之人记住他的功劳,故而写下了这四句话。


    后来,他创建玄宫,更是将这几句话,当作玄宫至理名言,希冀能一代代传承下去。


    陆尘痛苦的甩了甩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