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十七章 雷万钧出手
    “苍天在上,我陆尘若不想死,请问,你们谁能杀得死我?”


    这句话,极具震撼性。


    所有人都被彻底惊呆了,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尘。


    “他疯了吗?”


    “天啊,他在说什么?难道他真的以为,三大家族怕了他?”


    “得罪三大家族,他死定了。”


    广场上,一片嘈杂之声。


    然而,面对诸多非议,陆尘负手而立,面带邪异笑容,看向主席台。


    三大家主的脸色,瞬间阴沉。


    一个小小的淬体境武者,居然敢如此叫嚣三大家族,简直罪无可恕。


    “陆尘,你死定了。”


    雷行等人,嘲讽道。


    就连木婉,都在摇头,她后退了几步,与陆尘拉开了一段距离。


    刚刚还想着,以陆尘的潜力,应该能够得到鱼鹰长老与叶长老的垂青,说不定就能够加入修行大派。


    然而现在,她彻底与陆尘断绝关系。


    因为,在她看来,陆尘太愚蠢了。


    面对三大家族,居然敢说出这样愚蠢至极的话语来,简直就是在找死。


    哪怕鱼鹰长老与叶长老欣赏他,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淬体境,而将三大家族得罪死。


    这是必死之局。


    木瞳,洪禹,雷行三人,眼眸中充满了不屑神色。


    他们心中冷笑,在陆尘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


    “真是可笑,死到临头,还想哗众取宠?”


    雷万钧最先反应过来,他袖袍一甩,浩荡力量,涌现而出,整个雷府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木傷与洪离也是相继表态,陆尘所言,已经算是彻底与三大家族撕破脸皮。


    他们两人所要做的就是阻挠鱼鹰长老与叶长老为陆尘说情。


    叶熙愕然,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陆尘。


    尽管她知道,陆尘隐藏很深,实力也很强,天荒城年轻一辈中,几乎无敌手。


    可是,他面对的是拥有魂脉境强者的三大家族啊。


    “这家伙……太傲了吧?”


    良久后,叶熙摇头。


    看着陆尘那傲然挺拔的身影,以及他那俊俏脸庞上的淡漠,叶熙自语。


    她看了一眼叶长老,若陆尘真的遇到危险,她准备让爷爷出手。


    “他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离山派叶长老考虑的显然比较多,他微微蹙眉,陷入沉思。


    “到底是谁,给他这么大的勇气?难道是烈阳宗吗?”


    思索间,叶长老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旁的鱼鹰长老。


    后者也被陆尘的惊人话语惊呆了。


    “这……简直跟他父亲的性格一模一样。”


    鱼鹰长老哭笑不得,面对魂脉境强者,居然还能如此强势,颇有当年战王征战沙场的气魄。


    “也罢,让老夫看看,你这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无惧三大家族。”鱼鹰长老心中暗自说道。


    “哼,愚蠢至极,不用魂脉境强者出手,光是我们年轻一辈,就有很多人,取你狗命如探囊取物。”


    雷行出言,打断了广场上的嘈杂之声。


    他与木瞳,洪禹并肩,三大顶尖天才,气势如虹,直逼陆尘。


    陆尘抬头,看了一眼雷万钧,“你打算让他们来送死?”


    “小辈,死。”


    雷万钧暴怒,脚掌一跺,猛地出手。


    轰隆隆!


    雷府上空,可怕到极致的力量,呼啸而来,迅速的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漩涡,在哪漩涡中,雷声滚滚,无数雷龙游走。


    “天阳拳。”


    雷万钧身为魂脉境强者,洗魂炼脉,实力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至少,在天荒城内,无人可敌。


    他所施展的天阳拳,威力比之雷轩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爷爷。”


    叶熙焦急,“天才宴会是年轻人的舞台,雷家主这样的魂脉境强者出手,是否违规?”


    “不要着急,这家伙应该留有后手,先看看再说。”叶长老道。


    鱼鹰长老也是扶了扶胡须,若情况不对,他将立刻出手。


    “陆尘死定了。”


    “天啊,这就是魂脉境强者的手段吗?”


    “太强大了,太压抑了。”


    实力弱小的武者,纷纷后退,他们无法抵挡雷万钧身上逸散出来的气息。


    “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吗?”


    若非沾着父亲战王发家之地的光,天荒城也不可能从一贫如洗的贫瘠之地,发展成一个小型城池。


    三大家族更不可能有今天之成就。


    然而,战王陨落后,三大家族非但不缅怀,反而将天荒城据为己有,甚至还想将自己赶走。


    种种理由,足以让陆尘对三大家族审判。


    雷火呼吸法运转,陆尘面色越发平静,九条心脉显化,双手突然间开始结着复杂的法印。


    哗啦!


    他的身体,也在快速移动着。


    “哼,现在才知道躲?晚了。”雷行嗤笑。


    “愚蠢的人,总要为自己的智商而付出惨烈的代价,这个代价,极有可能就是死亡。”洪禹道。


    木瞳点头,他的一双银瞳,早已锁定陆尘,他不认为陆尘能够在雷万钧的手中逃生。


    “雷万钧,你敢。”


    在雷万钧动手的时候,福伯就已经出动了。


    轰!


    雷万钧一拳,轰击在福伯身上,后者全身金光闪烁,堪堪化解,不过脸颊上,多出了一分苍老之色。


    他拭擦了一下嘴角血迹,视死如归。


    “想要动少爷,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福伯曾经跟随战王征战天下,修为早已跨入了魂脉境,而且在战场上磨砺,骨子里透露着一丝凶狠之意。


    他的战斗技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这也是他能够与雷万钧力敌的根本原因。


    “滚。”


    雷万钧爆喝,“今天,谁也救不了他。”


    短暂的交手,福伯已经负伤,不过凭借老辣的经验,缠住了雷万钧。


    木傷与洪离见状,想要出手,但却被叶长老跟鱼鹰长老制止了。


    “两位,雷家主出手,已然违规,对付一个淬体境武者,难不成三位还要联手吗?”鱼鹰长老道。


    “哼。”两人冷哼,不再多言。


    咳咳咳!


    承受雷万钧一击后,福伯身体爆退。


    突然间,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力量,他回头一看,是陆尘将他接住。


    “福伯,接下来,交给我吧。”


    福伯长了张嘴,但被陆尘制止了。


    他走到福伯身前,注视着雷万钧。


    “你杀不了我,但我却能将你雷家年轻一辈全部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