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六百零三章 废掉
陆尘抬头,恰好看到了第八层中,探出头来,观望自己的古妙音,后者如出水芙蓉一般,惊艳整个迎风楼。
她对着陆尘浅浅一笑,而后回到了座位上。
咚咚咚!
九道拳芒盘旋在陆尘身前,逐渐的叠加在一起,可怕的力量,肆虐虚空,这时的大力秦,面目狰狞,狂野大笑,“跪地求饶,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迎风楼内,基本上都是年轻一辈杰出天才,大力秦想要彻底践踏陆尘的尊严。
然而。
在所有人都认为,陆尘必败无疑的时候,他猛地站起身来,迎着大力秦的九道叠加拳芒走去,他的皮肤表层,浮现出了淡蓝色的光泽,虚空中的温度骤降,他所过之处,冰寒气息,席卷而来。
咔嚓!
大力秦见状,操控着九道叠加拳芒,狠狠的轰向陆尘,然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九道叠加拳芒,包括大力秦的拳头,居然定格在了陆尘的眼前,一动不动。
不错,就是一动不动,仿佛被禁锢般。
“嗯?”
众人都在等待着大力秦落拳,然而却发现,时间仿佛被禁锢,整个迎风楼内,瞬间寂静了下来。
咔嚓!
九道叠加拳芒瞬间被冰霜覆盖,紧接着雪白冰霜,蔓延至大力秦的拳头之上,后者这才反应过来,愤怒嘶吼,但任凭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出自己的拳头。
“怎么可能?”
他内心大震,身体颤抖,感觉到了极致冰寒的力量,正在侵袭他的身体,他看向陆尘的眼神中,浮现出了一丝恐惧。
此时。
陆尘淡然一笑,说道:“你是否尝试过,《九绝拳》的力量,是什么滋味?”
大力秦茫然,不知道陆尘在说什么,围观众人,也都一脸呆滞,这到底是什么手段,居然能硬生生禁锢大力秦。
“嗯?”
第八层中,白衣男子等人,脸色微变,眯着眼睛,看着第四层中的情况。
“冰霜类特殊体质吗?有点意思。”
“能冻结大力秦的拳头,倒是出人意料了。”
轰!
第四层中,被冻结的九道叠加拳芒,猛然间调转枪头,对准了大力秦,呼啸而来。
“不。”
大力秦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九道叠加拳芒在冰霜的覆盖下,砸在了大力秦的身上,瞬间爆炸开来,整个第四层,都受到了波及。
咔嚓!
大力秦的拳头碎裂,血肉横飞,他痛苦的倒在地上,凄惨大叫。
做完这一切后,陆尘转身,径直的走向周倜,整个迎风楼,瞬间哗然。
“冻结大力秦的拳头,而且迫使九道叠加拳芒转移方向,攻击大力秦?这也太可怕了吧?”
“这家伙什么来头,以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跻身更高楼层了。”
“大力秦踢到铁板了。”
众人议论不断,云阳城的人识趣的将大力秦带走。
地面上,依稀有些血迹,不过此时众人已经从之前的震惊中醒转过来,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尘,看这架势,是要找周倜的麻烦。
嗡!
浩瀚气息,扑面而来,周倜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跄踉了一下,不过作为周家子弟,他自然不能在这种场合丢脸,他强作镇定,怒视着陆尘。
“你想怎么样?”周倜寒声道。
“我与你周家,无冤无仇,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真当我没脾气吗?”陆尘道。
话语中,蕴含着浓烈的杀机。
“哼,别以为你傍上了妙音公主,就能够为所欲为。”周倜恢复镇定,冷声说道:“我周家,是你永远都招惹不起的庞大存在,得罪了我周家,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轰!
回应他的是一拳凌厉霸道的拳头。
咔嚓!
周倜的鼻梁被砸断,整个人砸在地面上,地板都被压的龟裂了。
啊!
周倜快速爬起来,愤怒嘶吼,“你敢动我?”
轰!
又是一拳,把周倜的鼻梁骨彻底砸碎,鲜血喷洒,沾满整个脸庞。
轰轰轰!
陆尘连续出拳,拳拳到肉,结实的砸在周倜身上,后者几乎没有任何抵挡之力,直接被砸变形,脑袋肿的跟猪头一样,浑身骨骼碎裂,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不过,陆尘并没有下杀手,对于他来说,让这种人生不如死,比直接杀了他更让他痛苦。
咔嚓!
当最后一拳落下时,周倜血肉模糊,已经不成人样,他气息萎靡,变成了一个废人。
此时。
迎风楼内,一片死寂,诸人忌惮的后退。
周家的其他子弟,则是怒意冲天,尤其是第七层中的周晔。
咔嚓!
他猛地一掌,拍碎了身旁的木桌,茶杯碎裂,茶水洒了一地,他脸色铁青,怒意冲天。
“完了,这家伙彻底将周家得罪死了。”
众人心中一惊。
周倜在怎么也是代表周家,在这种公众场合,陆尘不顾周家颜面,废掉周倜,这是在打周家的脸面,作为周家子弟,周晔忍不了。
他起身,走到台阶处,俯视着陆尘。
但后者却将他无视,拭擦了一下手上的血迹,对着张阳灿烂一笑道,“抱歉张兄,让你见笑了。”
张阳脸部抽搐,古妙音之前还让他照顾陆尘,这……需要他照顾吗?
哪怕是他,若是正面对战的话,也无法如此轻松将周倜废掉。
“陆兄……”
陆尘摇头,淡淡道:“我这人一向信奉的准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百倍还之。”
“周胖子招惹我,所以我将他废掉了,周倜羞辱我,我也将他废掉。”陆尘继续道:“我希望周家不要来招惹我,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大开杀戒。”
此言一出,诸人惊呼。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第七层的周晔身上。
“呵呵……”
突然间,周晔收敛脸上的怒意,露出了森然的笑容,“你说的对,拳头才是硬道理,希望你能够一直这样强势下去。”
说完,他转头坐到了座位上。
“我在第七层等你。”
这句话有两层含义,第一是说,你陆尘若连第七层都上不来,那也没资格让我周晔出手,自会有人取你性命。
第二层的含义就是,我周晔是能踏上第七层的强者,而你,狐假虎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