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六百章 迎风楼
呼!
隐蔽的巷子里,古妙音气喘吁吁,脸色有些泛白,刚刚那一幕,太过危险,到底是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她动手?
而且,听那两人的对话,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难道,是古族的仇人吗?
内心逐渐平静下来后,她看着陆尘,略显歉意道:“对不起,我连累了你。”
此时的陆尘,陷入了沉思中,邪神一脉为何要对古妙音出手?难道他们准备对古族下手了吗?
那两人说,生擒古妙音,显然是想要拿她来威胁古族,听到后者的道歉,陆尘摇头,“与你无关。”
古妙音动容,痴痴的看着陆尘,经历这么危险的事情,还能临危不乱,而且如此安慰自己,她想到了红色盒子中的那枚戒指。
芳心跳动,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然而,陆尘并没有察觉到,实际上他并不是安慰古妙音,而是说出了心里话,邪神一脉与他是死敌,前世为了剿灭邪神一脉,他率领麾下战将,征战四方,最终平定黑暗动乱。
他绝不会让邪神一脉死灰复燃。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两人听到了远处的动静,古妙音道:“应该是农叔出手了。”
她松了一口气,既然农叔出手了,那么危机应该算是解除了,只是她回想起刚刚那惊险的一幕,似乎充满了疑惑。
那两人是神府境巅峰强者,自己面对他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然而陆尘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不但将两人逼退,而且似乎还让他们受了伤。
古妙音内心震动,光是这份能力,就足以让她自愧不如。
至少,她做不到,四大族年轻一辈也绝不可能做到。
“陆公子,刚刚……”古妙音迟疑便宜,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陆尘瞥了他一眼,“既然没事了,那就走吧,你刚刚不是说要带我去认识一些人吗?”
他当然不会告诉古妙音,刚刚那两人是邪神一脉,而自己之所以能低他们那么多境界,将他们逼退,是因为自己曾经是众神之王吧?
神灵,对于疾风大陆的修行者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哪怕自己真的这样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陆尘选择沉默。
看到他转移话题,古妙音也很乖巧,不在追问,带着他悄无声息的离开隐蔽巷子。
开阳城发生的事情,在高层间,还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尤其是农叔,身为古族在开阳城的负责人,他无比震怒,开阳城选拔在即,这个时候,有人来捣乱,明显是冲着古族来的。
他召集各城池的城主,将消息传达下去,让各自势力的武者,近期小心一些。
开阳城中央位置,有一座九重楼阁。
迎风楼!
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刻印在牌匾上,悬挂于九重楼阁之上。
今日,迎风楼异常热闹,开阳大城麾下的九十九座小城,一些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们,在迎风楼中,互相交流武道。
“到了。”
古妙音看着迎风楼,说道:“这几天,九十九座小城的年轻一辈佼佼者,都会来迎风楼中交流武道。”
她准备给陆尘,介绍一些熟人。
毕竟,开阳大城的选拔,一千个人参加,而最终的名额,只有九人,竞争异常惨烈,多一个朋友,在考核中,也能互相照料一二。
在他们进门的时候,被守卫拦下来了。
“近期内,迎风楼不接待外宾,两位回去吧。”
“我是古妙音。”她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两个守卫听闻后,脸色大变,急忙让开一条道路,并且致歉,“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希望公主见谅。”
“妙音公主大驾光临,快快请进。”另一个守卫也讨好的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古妙音带着陆尘,准备进入迎风楼,守卫有些为难道,“公主,您可以进去,但是这个人不能进去。”
开阳大城选拔在即,迎风楼不对外开放的目的,便是给年轻一辈切磋交流提供一个便利场所。
当然,也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进入其中。
只有通过考核,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方可入内。
否则的话,九十九座小城,总共九百九十人都来的话,迎风楼如何能容得下?
“我带来的人,也不能进吗?”古妙音皱眉,有些不悦。
“请公主见谅,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的。”守卫低头,声音有些颤抖。
“哼。”
古妙音冷哼,极度不满,突然间一道公鸭子声音,从其后方传来,“妙音公主,虽然你是古族千金,但也不能坏了规矩吧?”
来人是周家子弟,名为周倜。
他的目光,落在了陆尘身上,尽管装的像模像样,但掩饰不了眼眸深处是浓浓杀意,他知道了陆尘的身份,对其无比痛恨。
“周倜,你什么意思?”古妙音冷声道。
“什么意思?”
周倜耸肩,“妙音公主你身份尊贵,自然有资格进入迎风楼,但是其他闲杂人等,还是不要带进去的好,免得到时候给妙音公主丢人。”
“你……”古妙音想要与其争论,但被陆尘制止了,“周家的人?”
周倜凶狠的盯着陆尘,“小子,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动了我周家的人,还敢来开阳城?别以为有妙音公主罩着你,你就能与我周家抗衡。”
周胖子被废,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周家筹谋多年的计划破灭,损失惨重。
如此仇恨,怎能忘记?
周倜看到陆尘后,心中莫名愤怒,想要让他在大庭广众下出丑,故而出言羞辱他。
“周胖子还好吗?”陆尘无厘头的问了一句。
此言一出,周倜脸色瞬间大变,怒视着陆尘,“小子,你想死吗?”
“周倜……”古妙音厉声警告。
周倜瞬间恢复了正常,嘿嘿一笑,摆手道:“这里是开阳城,我自然会遵守这里的规矩,再说了,有些垃圾,是没资格让我周倜出手的。”
说罢,他大摇大摆的进入了迎风楼,临走之前,挑衅般的看了陆尘一眼,“连迎风楼都进不来的人,有何资格让我周倜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