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九十三章 狠毒的女人
看着小蛟龙身上那金黄色的鳞甲,逐渐长出来,陆尘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结合其他方面来说,小蛟龙的天赋,蛟龙一族中也属罕见。
它极有可能是早已灭绝的传奇龙族。
所以,这段时间,陆尘一直在有针对性的给小蛟龙喂养食物,让它以最佳的速度成长,后者也是出了名的贪吃,听到老大要克扣它的食物,自然很担忧。
“你呀……”陆尘摇头,对它很是无语。
蹬蹬蹬!
鱼仙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它脸色有些凝重,看着陆尘,说道:“陆尘,你惹大祸了。”
原本,鱼仙子对陆尘的态度,得到了很大的改观,而且还愿意遵从宗规,让青鸾仙子下嫁给后者,但是周胖子是周家之人,而且是下一任继承人的有力竞争者,他的父亲是周家的族长,在天仙岛上,也算是名声显赫。
周家是出了名的护短,一旦周胖子的消息传回去,必定会引发雷霆大怒。
鱼仙子很担心,若周家怪罪下来,万仙宗如何抵挡周家怒火?
毕竟周胖子是在海魔城中出事的,她有一定的责任,所以她思索良久后,决定来找陆尘。
但是,显然后者压根就没把周胖子当一回事,甚至对周家,都是嗤之以鼻,“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但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怪得了谁?”
陆尘的态度很强硬。
“可是,周家动怒,你能承受得了吗?”鱼仙子反问道。
陆尘不语,他不想说什么,实力代表一切,只要他的拳头足够硬,区区周家算什么?再说了,他很快就会离开海魔城,前往开阳城,周家即便发怒,也不会牵扯到万仙宗。
“放心吧,这件事情,是我一人所为,与万仙宗没有任何关系。”说完,陆尘不再理会鱼仙子,自顾自的坐在石凳上,端起茶杯,开始品茶。
见状,鱼仙子摇头,有些无奈,不过最终还是离开了,明天她就会带着海魔城最终的十人,前往开阳城,参加九重地狱的名额争夺战。
陆尘不属于海魔城之人,只不过是借助海魔城的平台,得到前往开阳城的资格而已,若周家真的动怒,她也想好了说辞。
夜幕降临。
亦涵仙子醒转,她感觉头痛欲裂,浑身虚弱无力,想要站起来,都有些难度,一旁的侍女见状,急忙将她扶起来,道:“小姐,您醒了,我这就去通知宗主。”
亦涵仙子将她拦住,问道:“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尊有没有杀了那个该死的家伙?”
侍女脸色有些难看,欲言又止。
“说。”亦涵仙子冰冷呵斥道。
侍女吓得脸色苍白,急忙将当日发生的事情,全部说给亦涵仙子,后者听闻之后,俏脸之上,布满了寒霜,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该死的家伙。”
亦涵仙子状若癫狂,她乃是万仙宗三大仙子之一,身上有着无数光环,而且也是海魔城内,无数年轻一辈追求的女神。
任何男性修行者,见到她之后,都会垂涎她的美色,从而对她低三下四,只为博取她一笑。
可是,陆尘却无情的将她的尊严践踏。
她受到了奇耻大辱。
“此仇,我一定要报。”亦涵仙子面目狰狞的说道,她有些疑惑,为何在她昏迷之后,师尊没有帮她报仇。
难道,师尊碍于情面,不能出手吗?
可是,这里是海魔城,师尊是万仙宗主,也是海魔城主,两大身份加持,谁敢说三道四?
“小姐,明天宗主就会带着他们十人,前往开阳城。”侍女低声说道。
“开阳城?”
听到开阳城三个字,原本愤怒的亦涵仙子,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森恐怖的笑容,她依稀记得,开阳城大族刘家独子,曾追求过她,而且公开表达过对她的爱慕。
“陆尘,等着吧,我会让你死的。”
随即,她传音给刘少。
不一会儿,就得到了刘少的回复,她冷冽笑道,“开阳城,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与此同时。
开阳城,刘家府邸,一座优雅的院落中,刘龙安静的喝着茶,而一旁的贴身侍女,则是在分析,亦涵仙子的传音,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少,我觉得她在利用你。”贴身侍卫说道,“她想要借助你对她的爱慕,替她报仇。”
刘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贴身侍卫,道:“阿虎,你跟我多久了?”
阿虎仔细算了一下,说道:“九年了。”
“跟了我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吗?”刘龙怪异笑道,“我当初的确贪恋过亦涵仙子的美色,但也仅仅只是将她当作玩物而已,之所以公开表达对她的爱意,则是想让她知趣一点,主动投怀送抱。”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他刘龙,想要以亦涵仙子为跳板,然后掌控万仙宗,从而掌控海魔城的资源,这样一来,刘家的势力,必然会得到扩张。
“这个蠢女人,还有利用的价值,而且她那容颜,也值得我出手一次。”刘龙把玩着茶杯说道,“按照她传来的信息,这个叫做陆尘的家伙,是从蛮荒之地而来,没有什么大背景,不足为惧,杀了也无妨。”
略微思索了片刻,刘龙道:“告诉亦涵仙子,我可以帮她杀陆尘,但是她明天要跟着众人,一起来开阳城。”
“是,少爷。”阿虎道。
…………
海魔城。
亦涵仙子得到刘龙的回复后,几乎没有任何思索,直接答应了。
她没有进入最终的十人名单,师尊对她肯定会很失望,宗主之位的争夺,她已经没希望了,而她是一个野心极大的女人。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等我成为万仙宗主,世人只会记住,我的辉煌。”亦涵仙子道。
除此之外,他还托人打听了一下周家的动态,确定周家也会派遣强者,前往开阳城后,她松了一口气,大仇终于要报了,只是时间稍晚了一些。
“陆尘,我很想看到,你跪在地上,求我放过你的场景,不知道那时候,你是否会懊悔,当初对我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