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神府裂痕
月夜,一缕光芒映照在海面上,豪华巨轮周围,波光粼粼。
船舱内,雷樱苏美眸闪烁,注视着甲板上的陆尘与张狂,在他身后,黑衫老者不知何时走来,低声道:“小姐,这两人来历不明……”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雷樱苏挥手制止了,“眼下我雷族,正是用人之际,而且此次我来天仙岛的目的,你们也知道,若能得到他们的帮助,也许能够成功。”
“可是……”黑衫老者欲言又止。
是啊,四大族虽然并列为疾风大陆顶尖势力,世人只是看到了他们风光无限的一面,然而谁又能知晓,他们所面临的困扰。
不说其他,光是四大族就纷争不断,更别说还有雨魔宗等势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听说此次陈族的那位也来了。”黑衫老者道,他们家族掌握着天仙岛上的一个情报组织,得到了很多重要的情报。
据说,此次四大族的年轻一辈,几乎都来了,甚至连三宗都有人来。
“她回来了?”
听到陈族这两个字的时候,雷樱苏那俏脸之上,明显闪过了一丝异样神色,四大族年轻一辈中,能让她重视的没有几个。
陈族的那位,便是其中之一。
“是啊,听说她此次外出,收获很大,而且还凝聚了极强的神府,刚一回来,就连续击败了陈族的多位老牌神府境。”黑衫老者道,“陈族派遣她来天仙岛,恐怕也是想要为她制造机会,让她夺取机缘。”
雷樱苏摇了摇头,月光照耀下的俏脸,依旧那么美艳,她红唇轻启,微微道,“该来的终归要来,我雷樱苏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绝不后悔。”
她是雷族年轻一辈最强者,也是雷族史上潜力最强的天才,她被雷族寄予厚望,是雷族年龄最小的继承人,也是雷族下一任族长。
这些光环挂在头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只能拼命努力。
“小姐……”
黑衫老者突然间看到,小姐走出船舱,走向了陆尘。
此时,甲板上只剩下了陆尘一人,张狂已经去休息了。
“陆公子还不休息?”雷樱苏浅浅一笑问道。
“习惯了。”陆尘道,抬头望着黑暗虚空,仿佛能够看到九霄天穹之外的场景,他内心颇为感叹。
当年,他征战四方时,便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故而,早已习惯了这种方式。
雷樱苏点头,而后道:“陆公子早些休息吧,若有需要,直接叫我就可以了。”
说完,雷樱苏准备转身离去,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她感觉到了一道冷冽到彻骨的气息,瞬间从身后奔袭而来,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身形一闪,便躲避开了。
“你……”
雷樱苏大怒,没想到陆尘居然偷袭自己。
沙沙沙!
黑衫老者等侍从,也从黑暗中含怒出现,将陆尘围在中间。
“小子,我家小姐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偷袭她?”黑衫老者怒视着陆尘,质问道。
“我没有。”陆尘耸肩,刚刚那道气息,的确是他发出的,只不过并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偷袭雷樱苏。
“哼,眼见为实,我们亲眼所见,你还想耍赖?”
“大胆贼子,敢偷袭小姐,简直找死。”
侍从老者们,纷纷震怒,欲要惩处陆尘,这时张狂听到动静,也急忙走了出来,看到这情况,直接站在了陆尘的身前。
“你内视一下神府。”
陆尘不想浪费时间,起身缓缓说道。
雷樱苏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按照陆尘的说法,内视神府,下一瞬她彻底惊呆了。
自己神府上的那一道裂痕,居然消失了。
此时的神府,已经完全恢复,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你刚刚?”
雷樱苏皱眉,看着陆尘,想要知道答案。
“我陆某人从不欠别人人情,我与他乘坐你雷族的船只前往天仙岛,也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帮你清除了心疾。”
所谓心疾,便是雷樱苏神府上的那道裂痕。
那是困扰她,乃至整个雷族上下的最大问题,无数年来,雷族一直在寻找修补之法,然而无济于事,他们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没能帮雷樱苏修复神府。
在这种情况下,雷樱苏依旧强势击败了雷族其他年轻一辈,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唯一继承人,可想而知,若神府完全修复的状态下,她的实力有多强?
“嗯?”
雷樱苏心头大震,自己神府上的裂痕是非常隐秘的,只有雷族的高层才知晓,哪怕她的几个侍从都不知道,陆尘是如何知晓的?
“你怎么会知道?”雷樱苏沉声问道。
几个侍从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陆尘看了一眼其他人,雷樱苏心领神会,直接挥手,让侍从们都退下,“小姐,我们……”
他们担心,陆尘对小姐下狠手。
“无需担心。”雷樱苏神色恢复了正常,侍从们见状,徐徐退回船舱,张狂也识趣的回到了船舱。
甲板上,只剩下了雷樱苏与陆尘。
“若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神府上的那道裂痕,源自于娘胎。”陆尘道:“你母亲怀你的时候,身受重伤,被人打碎了神府,留下了隐疾,你生下来时,先天经脉短缺,所以你的修行时间,比其他人要多很多倍。”
也就是说,别人能够轻松提升的境界,她需要付出三倍五倍的努力才行。
不过,她潜力即便在逆天,终究还是无法修复先天短缺的经脉,故而在踏入神府境时,所凝聚的神府,有一道裂痕。
而且,这道裂痕会随着实力的提升,越来越大,直至神府碎裂。
对于武道修行者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事实,但雷樱苏一直在承受着,她没有放弃,更加努力的修行,只为逆天改命。
“你……”
听完陆尘的话后,雷樱苏娇美的身躯,直接颤抖了起来,她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些都是她隐藏在最心底的秘密,陆尘是如何知晓的?
难道,他仅仅看了自己一眼,就将自己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