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海族旧址
天门是一个特殊的宗门,凌驾于世俗宗门之上,与其说他们是修行大派,倒不如说他们是修神大派。
因为,这一宗门在黑暗动乱之后,发展及其迅速,他们这一脉的弟子,能够直接褪去凡俗之身,修行神道。
神道,那可是只有神灵才能修行的道,天门却可以无视自身境界,直接修行。
简单来说就是,天门是专门培养神灵的宗门。
跟玄宫一样,天门在星空各方,也有分支,不过这些分支并不是传道,而是在选择一些优秀的年轻一辈,进而培养成神灵。
只不过,陆尘也没想到,这才短短二十年时间,疾风大陆天门居然落魄到这种地步,曾经声名显赫的大宗,如今只剩下了张狂一人。
前世,他的化身紫血真人,曾与天门有些渊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天门一直在研究天仙海域,对海族有很深的了解。
张狂能够找到海族旧址,一点都不意外。
“天纹凝聚成的封禁,真是大手笔。”张狂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同时,他将海神三叉戟递给陆尘,说道:“你的实力很强,而且拥有神性气息,应该能将海神三叉戟完全催动。”
陆尘明白张狂的意思,不过他摇头,没有伸手去接,“既然已经送给了你,岂有收回的道理,海神三叉戟在你手中,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
再说了,区区海神三叉戟而已,陆尘根本不屑使用。
毕竟,在他眼中,海神也不过是一个伪神而已,当年他全盛时期,麾下无数神灵,甚至还有八部天神。
其中的佼佼者雷神,更是以一己之力,屠杀了三十六位神灵。
当然,雷神为人刚正不阿,虽然好战,但是跟随自己征战星空,平定黑暗动乱的时候,从不滥杀无辜,被他斩杀的三十六位神灵,都是十恶不赦的神灵,该杀。
“多谢。”
张狂闻言,收回海神三叉戟,重重抱拳。
随后,他体内特殊的力量,钻入海神三叉戟中,顿时让的海神三叉戟周围的铁锈脱落,而后一道道璀璨光芒,将整个海底照亮。
嗡!
海族旧址似乎也感应到了海神的兵器,突然间开始动荡,透过封禁能够清晰的看到,海族旧址内,有着无数的怨灵在咆哮,他们都是当年拼死庇护海族的族人们。
“海神……”
海域深处,传来了仿佛亘古存在的声音,这时海神三叉戟上的光芒,越发的灿烂,张狂也知晓,时间差不多了。
他双手紧握海神三叉戟,而后用力一插。
咔嚓!
海神三叉戟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狠狠的插入海族旧址中,顿时海族封禁开始摇晃,而后以海神三叉戟为核心,不断扩散。
眨眼工夫,封禁就彻底消失。
但这并没有结束,在张狂想要拔出海神三叉戟的时候,却被陆尘阻止了。
张狂愕然,刚想询问,就发现了惊骇的一幕,那些由天纹组成的封禁,被海神三叉戟轰碎之后,疯狂的衍化为天纹之力,全部钻入了海神三叉戟中。
咚咚咚!
张狂感觉,海神三叉戟吸收了浩荡的天纹之力后,威力变得更加强大了,他甚至都有些握不住了。
嗡!
海神三叉戟在摇晃,眼看着就要脱手而飞,张狂咬了咬牙,吐出一口精血,喷在了海神三叉戟之上,嘶嘶嘶的声音发出,海神三叉戟瞬间吸收了张狂的精血,而后一道道的波纹,从其内部涌现而出,钻入了张狂的脑海中。
咚!
紧接着,张狂便感觉到了一道震动之声,在其脑海中响起。
“这是……”
张狂大惊,海神三叉戟这是在认自己为主吗?
轰!
同一时间,海族旧址内,所有海水,纷纷让开一条道路,白玉阶梯出现在了张狂面前,后者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踏上了白玉台阶。
下一瞬,随着白玉台阶的蔓延,张狂来到了海族旧址核心之处。
这里,有一个古老的祭坛,在那祭坛之上,赫然有着一尊海神雕像。
这时,海神三叉戟在疯狂的抖动,发出了一道道的鸣叫之声,似乎在与海神雕像遥相呼应,张狂感觉自己握不住海神三叉戟,后者强行从自己手中飞出,横插在了海神雕像之前的广场上。
“嗯?”
陆尘跟随张狂而来,看到了古老祭坛上的海神雕像,微微蹙眉。
咻!
他屈指一弹,顿时一道可怕的指芒,爆射而出,轰击在了海神雕像的手指之上。
咔嚓!
海神雕像的手指,瞬间碎裂,一缕黑烟冒了出来。
“这是……邪神之力?”
张狂惊呼,他身为天门之人,自然认识邪神之力,而且对邪神一脉深恶痛绝,可是他想不明白,为何海神雕像中,会有邪神之力存在。
咻!
陆尘连续点出几指,锋利指芒,将海神雕像全身射穿,几个窟窿中同时有邪神之力流出,黑色力量瞬间弥漫残破的海神雕像,不一会儿便将之腐蚀。
轰隆隆!
祭台上的海神雕像瞬间坍塌,化作废墟,整个海族旧址,突然间被海水淹没,狂风暴雨般的侵袭而来,耳边传来了无数怨念的愤怒嘶吼声。
对海族来说,海神是图腾,是信仰,损毁海神雕像,便是与整个海族为敌,这是对海神的亵渎,他们虽然早已陨落,但怨念未散,看到海神雕像被摧毁,他们愤怒咆哮。
整个海底,似乎都因为海神雕像的碎裂,而变得狂暴起来。
海神三叉戟也在摇晃,发出了狰狞的声音,不过张狂眼疾手快,瞬间将之收回,他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海神三叉戟,在安抚它。
“恐怕,当年天仙海域的海族覆灭,与邪神一脉也脱不开关系。”陆尘轻语,眼中流光闪烁,他转头看了一眼张狂,道:“你拿着海神三叉戟,去祭坛的废墟上,看看是否能找到海神传承。”
说完,他转身走向海族旧址深处。
“你要去哪?”张狂问道。
“邪神一脉以为躲在海族旧址,就能高枕无忧,真是可笑。”陆尘的身影消失,空气中回荡着他冰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