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故人之后
“你这该死的家伙,敢破坏我们黑鹰教的事,你想死吗?”
魔功男子倒在地上,全身瘫痪,失去了战斗力,跟普通人一样,看到陆尘走来,他心中充满惊恐。
随手一击,就将他废掉,足以证明,此人绝对是一个神府境强者。
这里荒郊野岭,若此人将他杀了,黑鹰教也不会知晓。
“黑鹰教?”陆尘冷笑。
这时,叶开勉强站了起来,对陆尘抱拳道谢,“感谢恩人救命之恩。”
看到陆尘要对魔功男子出手,他急忙制止道,“恩人,还是让我来吧,此人是黑鹰教弟子,杀了他,会有麻烦的。”
“无妨,区区黑鹰教而已。”陆尘淡然道。
“哼,我黑鹰教乃是天仙岛雨魔宗的附属势力,教主更是雨魔宗长老的亲生儿子,你们若敢动我,不光黑鹰教,雨魔宗也不会放过你们的。”魔功男子面目狰狞的说道。
陆尘阴森一笑,一掌将其轰杀。
“恩人。”
叶开有些焦急。
咻!
陆尘扔给叶开一颗丹药,“你将它吞了,伤势就会痊愈,至于黑鹰教跟雨魔宗,无需担心。”
叶开对陆尘,充满了感恩,他与后者素未谋面,但后者却救了他一命,而且还杀了黑鹰教弟子,并且还给了他一颗丹药。
虽然他不懂炼丹一道,但直觉告诉他,这颗丹药绝非凡品。
嗡!
他将丹药彻底炼化后,惊骇的发现,自己体内的元丹,居然在碎裂。
“这……”
他猛然间一怔,旋即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
嗡!
他盘膝而坐,全身心的投入到破境中。
不一会儿,他的元丹就完全碎裂,之后便是凝聚神府。
轰轰轰!
半晌后,叶开重新睁开眼睛,此时的他,身上俨然散发着神府境气息。
“多谢恩人。”
叶开跪在地上,给陆尘磕头。
“起来吧。”
陆尘将他扶起,问道:“叶星是你什么人?”
叶开猛地一怔,旋即道:“叶星是我叶家先祖,敢问恩人尊姓大名,与我叶家有何渊源?”
“我叫陆尘,与你叶家,也算是有些渊源吧。”陆尘道。
“恩人。”
叶开还欲说话,但却被陆尘制止了,他笑着说道,“你叶家的先祖叶星,曾经创建了一门秘术,叫做《星古秘术》,为何你刚刚战斗之时,没有使用?”
“嗯?”
叶开看向陆尘的眼神,无比迷茫。
《星古秘术》是他们叶家的不传之秘,恩人居然知晓?难道他真的与先祖叶星有些渊源吗?
可是,叶星先祖早已陨落……
“恩人,实不相瞒,自从先祖叶星陨落之后,《星古秘术》却被人损毁,导致无法修行,至今为止,我叶家无数人都在努力修复,但还是没办法完全修复。”
陆尘恍然大悟,怪不得叶开没有修行,原来是缺失了一部分内容。
“叶家现在如何?”陆尘继续问道。
叶开道,“我听父亲说,叶家曾经是顶尖大家族,但是自从叶星先祖陨落后,叶家便一直在没落,之前还因为底蕴深厚,无人敢对我叶家出手,但我叶家无人能修行《星古秘术》,这也导致,叶家没落的速度极快。”
“直至十几年前,叶家终于迎来了史上最大的危机,那一战惊天动地,我叶家死伤惨重,最后只能退守在星云联盟中。”叶开无奈道。
即便如此,也有很多势力,一直在暗中针对叶家,雨魔宗便是其中最强大的势力,而黑鹰教说是独立势力,实则就是雨魔宗的一条狗。
专门替雨魔宗对付叶家的。
“星云联盟?”
陆尘神色平静,能够想象得到,紫血真人陨落,导致当年他麾下的众多势力,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冲击。
当年跟随他征战的叶家,如今已落魄到这种程度。
从叶开的口中了解到,星云联盟由无数国度组成,整体势力比之九星联盟强了百倍,即便放眼整个大陆,也能排进前十。
当然,星云联盟中,也有不少大势力,比如这黑鹰教。
“黑鹰教卑鄙无耻,逼迫我姐姐嫁给他们少爷,我叶家拒绝,他们以此为借口,发动了战争,想要覆灭我叶家……”
说到最后,叶开神情有些落寞。
“恩人,你快走吧,本来你救了我,我应该好好感谢你,将你邀请到我叶家去,但是现在我叶家处境危险,黑鹰教随时都会大军压境,而且你还杀了黑鹰教的弟子,我不想让你牵扯进去。”叶开淳朴的说道。
陆尘抚摸着叶开的脑袋,笑着道,“带我去叶家吧。”
“恩人。”叶开不解。
“我与叶家,渊源颇深,应该能帮得上忙。”
最终,叶开无法说服陆尘,还是将他带回了叶家。
“叶开,你没事吧?”
刚刚回到叶家,叶父就来迎接,看到叶开平安无事的回来,无比激动。
“父亲,是恩人救了我。”叶开指着陆尘道。
叶父对陆尘点头道谢,而后道:“叶开,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先将这位先生请到贵宾阁吧。”
黑鹰教即将大举进攻,叶父也很焦急。
“恩人,你先去贵宾阁,我一会去找你。”叶开道。
陆尘点头,“有困难的话就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解决。”
待得陆尘离开后,叶开问道,“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鹰教送来了聘礼,而且要在三日后,迎娶你姐姐。”叶父沉声道,叶开当即反对,“不行,我姐姐绝不能嫁给那个混蛋。”
可是,冷静下来后,他心情很悲伤。
叶家不同意又能如何?显然天鹰教根本就不将他们叶家放在眼中,不经过叶家同意,就将聘礼送来,而且还公开宣布,三日后要来迎娶叶芷萱。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叶家瞬间沦为了整个星云联盟的笑话。
“我叶家自然不会同意,所以我才叫你去议事大厅,我们长老团准备将你们年轻一辈偷偷送走。”叶父道。
“不,父亲,我要留下来,与你们并肩作战。”叶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