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杀漏网之鱼
高大男子为了求生,将所有知道的全部告知陆尘,后者听闻后,陷入了沉默。
慕红衣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
陆尘眉头紧皱,按照高大男子所说,慕红衣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而且现在应该还在玄教九星分部,这样的话,救出她就容易多了。
“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你可以放我了吗?”高大男子痛苦的叫道,他的双腿被废掉,心中充满了怒意,但却不敢说什么。
毕竟,他的生死,掌控在陆尘手中。
矮小男子就因为不听陆尘的话,被后者一掌轰杀,这一幕历历在目,他内心颇为惊恐,生怕惹怒了陆尘,被其轰杀。
“在帮我做一件事情。”陆尘道。
飞雪城外,百里处。
这里有一座寂静的峡谷,漫天飘雪,将峡谷染白,若不认真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这里居然隐藏着一座峡谷。
整片空间,都是雪白色的,根本分辨不清楚方向。
峡谷中,玄教教主与副教主两人,正在等待着九星分部的使者前来。
“教主,我总感觉心绪不宁。”副教主沉声道,玄教被灭,天龙宫一统百国联盟,甚至连万兽宫都奈何不了他们。
万兽宫主将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如今的他们,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他们必须要小心,一旦被发现,必死无疑。
尤其是,这里还是九星联盟境内,万兽宫是绝对的主宰。
而且,若是被万兽宫发现,玄教九星分部偷偷的接触他们,帮助他们的话,对九星分部也是重大的打击。
“放心吧,林教主聪明绝顶,应该能处理好。”玄教教主沉声道,漆黑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峡谷之外。
沙沙沙!
大雪纷飞,突然间峡谷外传来了脚步声,玄教教主与副教主猛地一怔,旋即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他们举目望去,赫然发现,九星分部的使者道了。
“我乃玄教九星分部使者,奉命前来接你们。”高大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的双腿虽然被废,但依旧可以简单的走路,只是无法修行而已。
“到了。”玄教教主咧嘴笑道,副教主也是对着高大男子抱拳,道:“敢问使者,林教主为何没来?”
哼!
高大男子冷哼,“林教主事务繁忙,岂能随意过来。”
他的眼中,满是冰冷神色,恨不得将这两个家伙碎尸万段,要不是他们,矮小男子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被废双脚,而且还受制于人。
“使者,你……”
玄教教主发现了异常,他微微蹙眉,刚欲询问,就看到高大男子眼眸中充满了惊恐,身体瘫软,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砰!
他的胸膛炸裂,一道人影凭空出现。
“别来无恙。”
陆尘灿烂一笑,玄教教主与副教主见状,内心大震。
“是你?”副教主暴怒,“你居然敢来这里?简直找死。”
“哼,天龙宫主,你这是要将我玄教赶尽杀绝吗?”林教主冷声道,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万兽宫公开宣布,他们杀了万兽宫副宫主,需要付出惨重代价,这绝对是陆尘搞的鬼。
若不是他,自己现在也不至于落魄成这样。
陆尘不语,戏谑的看着两人。
“教主,跟他废话干嘛,直接将他杀了便是。”副教主怒道。
这里寂静无人,他们两人联手,杀掉陆尘,也不会有人知晓。
“小子,受死。”
玄教教主与副教主,对陆尘发动了迅猛的进攻,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陆尘的实力。
“恐怕你们还不知道新的百国榜吧?”
突然间,陆尘笑道。
“嗯?”玄教教主鄙夷,“怎么?仗着自己是天龙宫主这一身份,强行跻身百国榜吗?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住我们吗?”
话音落下,玄教教主与副教主,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方向,围剿陆尘。
只是,他们惊骇的发现,无论他们如何进攻,陆尘都能游刃有余的躲避开来,在一次对掌之后,玄教教主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
陆尘淡然道,“不久前,我天龙宫召集诸多散修强者,共同编纂百国榜,而我,就是新的百国榜第一。”
“什么?”
副教主震颤,惊呼不已。
咔嚓!
然而,陆尘一掌拍出,惊涛骇浪般的力量,呼啸而出,天穹中的漫天大雪,迅速的凝聚成了一头巨龙,在虚空中遨游,发出了阵阵龙吟之声。
“这是……”
副教主惊恐,然而却无法躲避,被陆尘一掌洞穿头颅。
“教主,救我。”
副教主凄惨大叫,瞬间毙命。
“走。”
玄教教主眼眸闪烁,意识到了陆尘的强大,他身形一闪,便准备逃逸寂静峡谷,可惜陆尘早有准备,一掌轰出,截断了他的逃生路线。
“你这种害群之马,留着有何用?”陆尘冷声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当年慕红衣被抓,与玄教教主脱不开关系。
轰轰轰!
连续几掌轰出,巨龙咆哮,缠在了玄教教主的身上,将其牢牢束缚,后者拼命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你怎么会这么强?”玄教教主不敢置信,在秘境中时,陆尘明明没有这么强,而现在,他的战斗力,已经远超自己。
甚至,他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恐惧。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曾经在神府境中阶强者身上感受到过。
“不……不可能。”玄教教主摇头,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看着陆尘靠近,他心如死灰,自己纵横一生,身为北雪国玄教教主,如今却要死在这寂静峡谷中了吗?
他不甘心。
“我这一生,兢兢业业,传玄帝之道,可是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下场?”他凄惨大叫。
啪!
陆尘一巴掌将他抽飞,他口吐鲜血,脸色苍白。
“几年前,天幻王朝,你玄教抓了一个名叫慕红衣的女子,你可还记得?”陆尘问道。
玄教教主嘴里流淌着血液,他陷入了癫狂,“怎么?那个女子对你很重要?”
看到陆尘的表情,玄教教主疯狂大笑,“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任何消息,是不是感到很难受,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