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零九章 栽赃陷害
这一世,他凝聚出了最强神府。
毫不夸张的说,虽然他刚刚踏入神府境一重,但是其实力,足以秒杀神府境低阶武者。
再者,他对合击法阵的研究,实在太透彻了。
前世成名之前,合击法阵伴他一生征战,如今布衣男子三人施展的合击法阵,在他看来,不堪一击。
他一击就破开了合击法阵的核心,将之崩碎,而后利用最强神府,震伤了三人。
“你们输了。”
陆尘看着三人,平静说道,丝毫没有因为战胜对手而感到高兴。
“我……”战刀武者在刚刚的战斗中,首当其冲,甚至连长刀都被轰碎,所以他的伤势最终,胸膛炸开,血肉模糊,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吊着一口气。
布衣男子与灰衫男子略好一点,不过他们也失去了战斗力。
“阁下,我们是万兽宫的人。”布衣男子略微调整了一下状态,沉声道,“这一战,虽然我们输了,但是你是神府境强者,却故意隐瞒实力,对我等三人出手,这已经违背了疾风大陆的约定。”
强者不能无缘无故对弱者出手,神府境对元丹境出手,这已然违规。
当然,拳头才是硬道理。
谁的实力强,谁就有话语权。
“呵呵……你们三位一体,想要欺负我的时候,为何不说这些?”陆尘冷笑,不想认账吗?
他手腕一抖,瞬间将战刀武者吸了过来,一把掐住其脖子,“给你们三息的时间考虑。”
布衣男子与灰衫男子互相对视,眼中满是怒火,但是他们必须要保证战刀武者不死,否则的话,回去无法交差。
“冰雪殿主。”布衣男子道。
冰雪殿主进退两难,心中骂死了这三个蠢货,好端端的非要去挑战陆尘。
不过,他对陆尘的杀意更浓,此子太过可怕,短短几年时间,居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尤其是看到他刚刚的强大神府,冰雪殿主甚至都有些心颤,若在给他一些时间,必定会成为百国联盟最强大的神府境,届时想要杀他就难了。
“三位。”
冰雪殿主挥手,副殿主心领神会,将三人扶到了一旁,而后道:“天龙宫肆意屠杀万兽宫武者,给百国联盟之地引来了杀身之祸,其心可诛。”
随后,他大手一挥,顿时冰雪漫天,一座雪白的阵法,将整个冰雪圣殿笼罩,并且将天龙宫诸人,困在了其中。
“咔嚓!”
冰雪殿主咬了咬牙,一不做二不休,连续挥出三掌,分别轰在了三人的天灵盖上。
三人的头颅炸裂,瞬间毙命。
随后,他将三人的尸体,扔到了阵法中,“陆宫主,你们杀了万兽宫的人。”
栽赃陷害!
反正万兽宫远在九星联盟,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而他冰雪圣殿是万兽宫的盟友,自然不会被怀疑。
所以,冰雪殿主才会如此果断狠毒的将三人斩杀,然后嫁祸给天龙宫。
“卑鄙无耻。”
“哼,没想到世人称尊的冰雪圣殿,居然如此卑鄙。”
“真是可笑,堂堂冰雪殿主,古老的神府境,脸都不要了?”
五大神府境,连连怒斥道。
陆尘平静的看着冰雪殿主,“你这是在玩火。”
他之所以没有杀万兽宫,就是暂时不想彻底与万兽宫撕破脸皮,天龙宫刚刚创建,需要时间发展。
可是,冰雪殿主为了一己之私,居然想要借助万兽宫来覆灭天龙宫,罪无可恕。
“玩火?”
冰雪殿主恢复震动,笑着道:“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你们天龙宫杀了万兽宫的人,玩火的是你们天龙宫。”
“不久之后,我就会诏告天下,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三人死亡的消息,就会传回万兽宫,我若是你的话,就会思考,如何逃出我冰雪圣殿的护山大阵,以及如何抵挡万兽宫的怒火。”冰雪殿主鄙夷道。
冰雪圣殿的护山大阵,威力极强,是第一任先祖所创,能困住神府境强者。
当然,也仅仅只是困住,想要借助阵法覆灭天龙宫诸强,有些不现实。
而且,冰雪殿主并不想冒险,毕竟陆尘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神府,让他都有些忌惮。
再者,不死老人也深不可测,能与玄教教主拼的两败俱伤,他必须要顾全大局。
他拿出传讯玉佩,将布衣男子三人死亡的消息,传给了万兽宫。
“宫主,我们怎么办?”
不死老人已经试探过,护山大阵防御很强,强攻无效。
“他在等万兽宫强者到来,届时将我们一网打尽。”王家家主恼怒。
柯辰蹙眉,似乎在思索什么。
枯叶老人与陆圣联手,冲击护山大阵,均都无果。
三十位弟子脸色凝重,五大神府境强者都无法破开护山大阵,一旦万兽宫强者到来,他们必死无疑。
“尘哥哥。”
小希走到陆尘身旁,拉着他的胳膊,低声道:“以你的实力,加上虚空枪,应该能破开阵法。”
虚空枪,才是天龙宫最强兵器。
陆尘沉默不语,小希也不敢打扰,林战也很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护山大阵外。
“殿主,真的没事吗?”副殿主问道。
他已经将一些不听话的弟子,全部处决,留下的弟子与长老,都是对冰雪圣殿绝对的忠诚,不会泄露消息。
但是,毕竟是殿主亲自动手的,一旦被万兽宫查出蛛丝马迹来,冰雪圣殿必亡。
“放心吧。”冰雪殿主自信道,“我没有动用冰雪圣殿的力量,只是一普通的掌力,将他们斩杀。”
…………
遥远的九星联盟,其中一个最为强大的国度,万兽国度。
这是万兽宫的大本营,整个国度,都是万兽宫的领地。
此时,议事大厅中,气氛异常凝重。
“副宫主,发生了什么事情?”有长老问道。
万兽宫主在几年前闭关,一直没有出关,一切事宜,都是副宫主在打理。
“派去北雪国的三人死了。”副宫主沉声道。
“什么?冰雪圣殿胆大包天,居然敢杀我们的人?”有人怒斥。
“哼,直接带兵踏平北雪国。”一些激进的人说道。
当然,也有一些理智的长老,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副宫主,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