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五百零二章 五战五败
轰!
广场上,何兵攻势迅猛,他的手掌所过之处,寒冰气息,铺面而来,若非林缺游走的足够快,恐怕已经被冻成冰雕了。
“你就知道逃吗?”
连续几次攻击落空,何兵的心态有些爆炸,上场之前,副殿主还亲自传音给他,让他不要留手,一定要以最强状态,击败对手,若有机会的话,直接将之斩杀。
他信誓旦旦的承诺,不出三招,就会拧下对方的脑袋。
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五六招了,他连林缺的衣服都没有触碰到,此时的何兵,怒意冲天,他故意用言语来刺激林缺。
“哼,难道你们天龙宫的人,修行的都是逃命秘术吗?”
此言一出,引起了哄堂大笑。
就连主席台上的冰雪殿主,也是嘲讽道,“看来,你们天龙宫的确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要不,陆宫主你亲自出手?”
显然,冰雪殿主是在暗讽,根本不可能同意陆尘出手的。
毕竟,这家伙战力比肩神府境,若他出手的话,冰雪圣殿没有弟子是他的对手。
“现在就预测战况,是否太过武断?”陆尘沉吟,他很看好林缺,通过刚刚的战斗,他更加坚定,林缺不是一个莽撞之人,他在寻找机会。
在没有一击必杀的机会出现时,他不会轻举妄动。
现在,只不过是林缺制造的假象而已,看到冰雪殿主以及冰雪圣殿诸人的嘲讽笑容,陆尘轻轻摇头,当林缺打脸的时候,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笑的出来。
“差不多了,何兵。”
副殿主的厚重声音,传入了何兵耳中。
顿时,何兵周身冰寒气息暴涨,在这特殊的环境下,他的战斗力飙升。
轰!
他心意一动,七色元丹悬浮于头顶上空,可怕的力量,席卷天地。
反观林缺,他的元丹只是六色,被何兵死死的压制。
众人摇头,战斗要结束了,元丹被压制,林缺除非有逆天的手段,否则根本不可能逆转比赛。
也就是这个时候,林缺动手了。
他那矫健的身形,如同黑暗中的猎豹一样,速度极快,动作干净利索,丝毫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扭转身躯,躲避何兵的攻击后,他一个箭步,来到了何兵的身后。
这个时候,他放弃了元丹对抗,转而双手紧握成拳,施展出了《飞天拳》。
轰轰轰!
漫天拳影,杂乱无章的飞舞,当这些拳影汇聚在一起的时候,产生出了极强的压力,何兵暗叫一声不好,想要躲闪,但为时已晚。
轰!
林缺找准机会,封死了何兵的退路,《飞天拳》完全释放出来,连续轰出九拳,拳拳到肉,狠狠的砸在了何兵的胸膛。
咔嚓!
何兵没有任何抵挡之力,九道拳影,将他的胸膛洞穿,鲜血喷洒,他的生机在流逝。
“不。”
何兵凄惨大叫,然而林缺抓住了机会,穷追猛打,《飞天拳》再一次施展出来,又是连续九拳,这一次的目标是何兵头顶上空的元丹。
咔嚓!
林缺参悟出了《飞天拳》的真正核心奥义,九道拳影砸在何兵的元丹上,后者几乎没有任何抵挡之力,轰然碎裂。
啊!
凄惨叫声传来,何兵那狼狈不堪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
冰雪圣殿区域,响起了无数惊呼之声。
主席台上,冰雪殿主瞳孔猛地一缩,刚刚那一幕,他看出了《飞天拳》的威力。
“哼。”
他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冰雪殿主,这第一战,我天龙宫侥幸获胜了。”陆尘咧嘴笑道。
林缺表现的很好,他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目光,后者激动万分,走回了天龙宫区域。
冰雪圣殿诸多弟子,面面相觑,副殿主拳头紧握,龇牙欲裂,何兵的父亲与他有过命交情,在冰雪圣殿中,他一直照顾何兵。
没想到后者居然在冰雪殿主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杀了。
“全力出手。”
副殿主对第二个出手的人说道。
本以为,吸取了何兵的教训后,冰雪圣殿弟子接下来的比赛,应该十拿九稳。
然而,当真正比赛开始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哪怕是天龙宫的五大神府境强者,也都一脸茫然。
天龙宫的秘术功法,啥时候威力这么强了?
他们同时将目光投向了陆尘,这些秘术功法,都是宫主留下的,他们当时也只是以为是普通品阶的功法。
没想到,连他们都看走眼了。
轰隆隆!
战斗在继续,但是每一场战斗结束,冰雪圣殿众人脸上的寒霜就会增加一分。
因为。
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第五场,连续四场战斗,都是以冰雪圣殿弟子死亡而结束。
这样一来,前五场战斗,冰雪圣殿就直接损失了五位弟子,而且这些弟子,都是精挑细选的精锐弟子,是冰雪圣殿重点培养的弟子。
他们五个加起来,损失已经不亚于林栗了。
轰!
冰雪殿主含怒一击,拍碎了青铜王座上的铜首,面目狰狞,恨不得亲自下场。
“怎么?冰雪圣殿输不起吗?”陆尘微笑道。
说话的同时,他的身上,散发出了无形的威压,五大神府境强者,也都站在陆尘身后,凝视着冰雪殿主。
“冰雪殿主,此次两方切磋,是公平公正的,若有强者不顾身份强行出手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不死老人淡淡道。
对冰雪殿主来说,可以不在乎其他四个神府境,但是却不能不重视不死老人。
鬼才知道不死老人存活了多久。
至少,在冰雪殿主少年时期,不死老人就已经是一方霸主了,如今的他更是深不可测。
冰雪圣殿暂时的力量,不足以跟天龙宫硬拼。
“继续。”冰雪殿主强忍着心中怒意,说道。
什么时候冰雪圣殿受过这样的屈辱?曾几何时,冰雪圣殿乃是北雪国最为超然的势力,就连玄教,都不敢轻易招惹。
然而现在,天龙宫却猖狂到这等地步。
“该死。”
冰雪殿主瞥了陆尘一眼,“哼,让你先得意,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你诛杀。”
战斗继续进行,冰雪圣殿剩下的五个弟子,提起了十二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