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玄帝历二十年
“玄一是我玄教最强天才。”玄教教主注视着陆尘,他有些惊讶,后者面对他,居然没有任何惧意,一般人做不到。
陆尘不语,等待着玄教教主后续的话。
“本来他是代替我玄教,参加疾风大陆最强天才战的选手,可是却被你所杀。”玄教教主沉声道,“光凭这一点,你就必死无疑。”
陆尘耸肩,他已经踏入神府境,玄教教主想要杀他,几乎不可能。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他相信玄教教主既然亲自前来,而且还说了这么多,肯定不是专门来杀自己的。
“然后呢?”
“你若肯代替玄一,替我玄教出战的话,之前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而且从此之后,你便是我玄教的座上宾。”
“我凭什么答应你?”陆尘反问。
玄教教主道,“你也许不知道,此次最强天才战意味着什么吧?夺取第一者,可以得到玄帝的圣光洗礼奖励,若你答应,我玄教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用大量的修行资源,帮你提升到神府境,届时以你的潜力,夺取第一,机会很大。”
陆尘瞳孔猛地一缩。
玄帝圣光奖励?
他的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一下,这一幕被玄教教主看到,后者心中暗自窃喜,果然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玄帝的圣光洗礼,陆尘也不例外。
“怎么样?若你夺取第一,圣光洗礼你也有份。”玄教教主趁热打铁的说道,“你要知道,一旦你沐浴了圣光洗礼,将来必定能成为紫血真人那般的强者,甚至有机会凌驾于他之上,冲出域外。”
若是一般人,心智不够坚定,绝对无法拒绝。
但是陆尘不一样,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前世的画面。
玄帝,他曾经视为亲生兄弟的人,在他陨落之后,却将龙帝历改为了玄帝历,而且龙帝还成为了玄宫乃至下属玄教的禁忌。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的兄弟,你在害怕什么?
难道,我的陨落,你也参与了吗?
当然,这只是陆尘的猜测,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依旧选择无条件相信玄帝。
只是,若接受圣光洗礼的话,岂不是会被玄帝洞察到,自己还活着?
虽然只有十万分之一,但依旧不能冒险。
“怎么样?”
看到陆尘的表情,玄教教主以为,他已经动摇了。
“抱歉,我拒绝。”
陆尘摇头,他拥有自己的骄傲,无需参加天才战,也是最强天骄。
“你……难道你不想沐浴圣光洗礼吗?”
玄教教主有些恼怒,“再说了,我玄教拥有大量的修行资源,只要你点头,立马就能让你踏入神府境。”
陆尘摇头。
“你请回吧,我不会代替你玄教出战。”陆尘道,“哦,对了,提醒你一句,我早已踏入了神府境。”
轰!
话音落下,玄教教主脸色骤变,旋即他毫无征兆,猛地一拳轰出,这一拳蕴含着极强的力量,刹那间便来到了陆尘的面前。
后者不慌不忙,催动神府,周身涌现出了一层淡淡的光芒,轻松抵挡住了玄教教主的进攻。
“蹬蹬蹬!”
玄教教主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这时五大神府境强者,也都纷纷现身。
“你……”
玄教教主瞳孔猛地一缩,虽然刚刚只是试探,但他内心无比震惊,陆尘的实力,比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
他的潜力太强,若给他时间,放任他成长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超越自己。
可是,眼下五大神府境强者齐出,想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斩杀陆尘,难度太大。
“后会有期。”
玄教教主纵身一跃,消失于虚空中。
“宫主,没事吧?”不死老人问道。
“玄教教主来找你,是为玄一报仇吗?”陆圣也好奇的问道。
陆尘摇头,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对了,让你们找的人,有消息了吗?”
当初,他将慕红衣从魔龙王朝救出,刚刚进入天幻王朝境内,就被神秘强者掳走,现场留下了虚空沙。
故而,陆尘认为,是玄教动的手。
这几年,他一直在暗中打听消息,但慕红衣仿佛从人间蒸发一样,这让他感到一丝疑惑。
“我们的人,成功的打入到了玄教内部,得知几年前,玄教的确抓回了一位女子,但是不久后,就将她转移到了其他区域的玄教分部,之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王家家主说道。
陆尘蹙眉。
玄教为何抓慕红衣?
抓了之后,立即转移到其他区域的玄教分部,这又是为何?
不过,他可以确定一点,慕红衣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否则的话,玄教分部可以直接将她斩杀,没必要浪费时间将她转移。
“红衣,我一定会救出你的。”陆尘拳头紧握,暗自说道。
随即,他询问了一下幻紫涵的下落。
五大神府境联手,摩罗国覆灭,国主逃逸,其他人尽皆陨落,但是找遍整个摩罗国,都没有发现幻紫涵的下落。
“有两种可能,第一,幻紫涵早就死了,第二,幻紫涵极有可能逃出了摩罗国。”陆圣分析道。
“继续打听消息。”陆尘吩咐道。
………
翌日。
玄帝历二十年,也代表着陆尘正式踏入二十岁行列。
疾风大陆历史上,二十岁的神府境不少,但能以一己之力,创建天龙宫,与玄教,冰雪圣殿抗衡,实属罕见。
这一日,整个疾风大陆,张灯结彩,都在欢庆。
唯有天龙宫,死气沉沉,这是陆尘的要求,他不想去庆祝什么,也不想去回忆一些不太美好的记忆。
北雪国,极寒之地。
冰雪圣殿坐落在这里,天空中常年飘雪,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几乎成了生命禁区。
“前方就是冰雪圣殿了。”突然间,皑皑白雪中,出现了一道道人影。
这些人穿着怪异,行为举止也与北雪国武者不同。
“哼,居然被派遣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执行任务,真是晦气。”身穿布衣的男子,撇嘴说道。
“是啊,区区一个冰雪圣殿,值得我们如此重视吗?”手持战刀的武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