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第七杀
看得出来,汴河老人刚踏入神府境不久,神府都没有稳固下来。
可是,他却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神府境碾压元丹境,这是疾风大陆,乃至整个修行界的铁律,除非那些万年一遇的绝世妖孽,才有可能越级作战。
比如说,不久之前创建的天龙宫,其宫主据说就是一位元丹境,而且以一杆长枪,将神府境的黑虎王斩杀。
这则消息,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但是,世人皆知天龙宫,但却不知天龙宫的宫主叫什么。
“像你这样的神府境,我也杀过。”陆尘道。
严格意义上来讲,黑虎王比汴河老人强大多了,依旧被他斩杀。
可是,汴河老人却在嗤笑,“你以为你是天龙宫宫主吗?真是可笑,不是每一个元丹境,都能对抗神府境的。”
他潜意识里将陆尘当作是紫纹宗弟子。
在这等弹丸之地,怎么可能出现绝世妖孽?
再说了,天龙宫总部位于北雪国附近的通玄王朝,那等大势力,岂会看得上这种荒芜之地?
陆尘摸了摸鼻子,感觉有些好笑,“我……”
“你什么你?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你就是天龙宫宫主吧?”汴河老人狂野大笑,仿佛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陆尘。
陆尘点头,“我真的是……”
“废话少说,乖乖跪地求饶,我可以少折磨你几年。”汴河老人袖袍一甩,浩荡力量,回荡在整个皇城上空,灰尘漫天飞舞。
那些躲在远处观看的人们,吓得瑟瑟发抖。
陆尘有些无奈,自己表明身份,反而没有人相信?
看来,只有用实力来证明了。
他将紫血屠魔刀收起来,拿出了虚空枪,这一次他并没有让小希跟来,而是独自前来,并且带着虚空枪来的。
天幻王朝刚刚大一统,需要有强者坐镇,防止宵小之辈。
汴河老人是货真价实的神府境,唯有动用虚空枪,才能将之斩杀。
“哼,蠢货,敢跟神府境叫板,我会让你知道,绝望是一种什么滋味的。”
话音落下,汴河老人出手了。
“《汴河七杀》。”
这是汴河老人最擅长的秘术,也是他最强大的秘术,至今为止,他只修成了六杀,至于第七杀,他一直无法悟透。
第一杀。
对付陆尘,汴河老人认为,第一杀就足够了。
只见的,他双拳紧握,猛地一拳轰出,虚空中出现了一道万丈拳影,携带着无尽力量,狠狠的轰向陆尘。
咔嚓!
虚空枪横在胸前,枪尖闪烁着异样光芒,任由万丈拳影轰击而来,当它触碰到虚空枪的枪尖时,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支离破碎。
“嗯?”
看到这一幕,汴河老人脸色变幻了一下,“有点意思,居然能挡住我的第一杀,怪不得敢跟我叫板?”
“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与我对抗了吗?”
太天真了,这只是他的第一杀而已,后边还有五招,且一招比一招厉害,到了第六杀,就算是同境界的武者,都难以抵挡。
这也是汴河老人刚刚踏入神府境,便能跻身百国榜的缘由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他的预料。
第二杀,第三杀,第四杀……
甚至,他施展出了《汴河七杀》第五杀,都被陆尘以虚空枪轻松抵挡,这一幕让他内心无比震撼。
能够抵挡住第五杀的人,至少也是神府境强者。
可是陆尘的气息,明明是元丹境。
“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抵挡我的第六杀。”
短暂的震惊过后,汴河老人神色一冷,直接施展出了第六杀,天穹中接连出现了六道拳影,在他的操控下,六道拳影轰向陆尘。
“《断刀三式》。”
陆尘以虚空枪,施展出了《断刀三式》,并且催动三魂七魄,释放出了一丝丝的魂道力量,干扰汴河老人的元神。
嗡!
又那么一瞬间,汴河老人感觉脑海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时,六道拳芒尽皆碎裂,他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怎么可能?”
汴河老人脸色泛白,不敢置信。
第六杀都施展出来了,依旧无法斩杀陆尘,反观后者,淡定从容,一点都不惊慌。
“不对,是他的长枪。”
这时,汴河老人注意到了陆尘手中的虚空枪。
咚咚咚!
他心跳加速,感觉到了虚空枪内隐藏的强大力量,“这是什么兵器?为何从未听说过?”
陡然间,他脑海中念头一闪,想到了天龙宫宫主,就是以一杆长枪,斩杀了黑虎王。
他猛地一怔,死死的盯着陆尘。
“虚空枪?”
陆尘耸肩,“早就跟你说过,我是天龙宫宫主,你不相信。”
汴河老人大震,“你真的是……”
他心中充满了惊恐,天龙宫那可是百国联盟之地最顶尖的势力之一,得罪天龙宫,自己必死无疑。
可是,他看着眼前的陆尘,闪过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哼,你定是趁着黑虎王不注意,才偷袭得逞的,我若将你杀了,将虚空枪献给其他顶尖势力,一样可以得到庇护。”
下定决心后,汴河老人不再惧怕,眼中满是凶狠之色。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绿芜,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陆尘道。
他这次来,是为了寻找绿芜,至于汴河老人的死活,他不在意。
“你做梦。”
绿芜是他最后的威胁手段,岂能随意交出?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话音落下,陆尘脚尖一点,身体腾空,一手握着虚空枪,一手紧握成拳,猛地轰出。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汴河七杀》。”
前世的龙帝,天赋就极强,博览秘术,自然见识过比《汴河七杀》更强大的秘术,刚刚看到汴河老人施展了第六杀,便停止了。
他猜测,后者应该没有修成第七杀。
他一眼就洞穿了《汴河七杀》的核心奥义,此刻依样画葫芦的施展了出来。
“什么?”
汴河老人瞳孔一缩,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如同潮水般的涌来,他心生绝望。
“你怎么会《汴河七杀》第七杀?”
这的确是第七杀,而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