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蝼蚁都不如
尽管陆尘曾经无数次来过战王城,但这一次他的心情,却是异常愤怒。
他才离开多久,昔日的仇敌,就欲要对陆家赶尽杀绝,望着战火弥漫,灰烬中的城池,陆尘的眼中,怒意冲天。
他抱着母亲,一步步的走向战王城。
然而此时,战王城内,烈阳宗主深受重创,在林旭的猛烈进攻下,节节败退,鱼鹰长老等人,也都被林旭带来的强者围剿,局面无比凶险。
轰!
林旭一掌劈在了烈阳宗主的肩膀上,顿时后者的肩膀垂落下来,鲜血侵染衣衫,后者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扑哧!
他喉咙一动,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到了极致。
虽然他贵为烈阳宗之主,在天幻王朝也算是一位大人物,然而面对昔日的紫纹宗虎纹殿副殿主林旭,他毫无还手之力。
“从今天开始,烈阳宗不存在了。”
林旭阴森笑道,看到烈阳宗主等人脸上的悲戚,他内心很畅快,当年的耻辱,他要加倍奉还。
他抬头,目光扫过战火弥漫的战王城,一个又一个的陆家子弟,倒在了血泊中,陆尘的母亲,也被鬼脸执法者追杀,不可能逃掉。
今日,陆家将会彻底覆灭。
“陆尘,你当初对付我的时候,是否想过,会有今日?”
当年,他贵为高高在上的虎纹殿副殿主,然而却被陆尘顶撞,漠视,他以自己的身份命令执法殿,欲要镇压陆尘。
然而,却逼出了久不出世的莫老祖,最终他跳下悬崖,才得以从莫老祖手中捡回一条命。
他将这一切,都算在了陆尘的身上。
今日,他来还债了。
“怎么?很绝望吗?”
林旭看着烈阳宗主,他很享受这种掌控别人生死的快感。
咔嚓!
另一边战场,鱼鹰长老等人,终于无法支撑,被敌人完全碾压。
杀!
一位黑衣人一脚踹在鱼鹰长老的身上,顿时将后者镇压在地上,而后他手握长剑,欲要一剑洞穿鱼鹰长老的头颅。
“鱼鹰长老。”
烈阳宗主悲戚大吼,然而无济于事,他受伤太重,且还有林旭在一旁盯着,根本无力挽救鱼鹰长老。
眼看着鱼鹰长老就要被杀,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很无力吗?”
林旭嗤笑,眼中满是鄙夷神色。
鱼鹰长老似乎也放弃了抵抗,他也没想到,自己纵横一生,最后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咻!
长剑从天而降,快若闪电的刺向鱼鹰长老,只不过在距离他头颅还有一寸的时候,突然间停止前进,仿佛被禁锢在虚空中一样。
“嗯?”
烈阳宗主愣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长剑停止前进了?
“杀了他。”林旭见状,很是不悦的说道。
然而,黑衣人快要哭了,不是他不想杀鱼鹰长老,而是长剑被禁锢,连带着他的身体也动弹不得,他感觉到了死亡气息袭来,内心充满惊恐,身体在瑟瑟发抖。
轰!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璀璨拳芒,从其后方贯穿他的身体,砰的一声,他的身体直接炸裂开来。
哗啦!
狂暴的力量,席卷整个战王城,灰烬中有一道人影伫立。
“那是?”
当林旭看到陆尘真容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在了幻灵秘境中了吗?”
林旭用力的甩着脑袋,当初幻灵秘境中发生的事情,天下皆知,甚至莫老祖还杀向了摩罗国,但最终无功而返。
所有人都认为,陆尘死了。
可是现在,陆尘却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陆尘……你没死?”
相比于林旭的震惊,鱼鹰长老与烈阳宗主,狂喜不已。
“抱歉,来晚了。”
陆尘将母亲放下,而后扶起鱼鹰长老,将其带至烈阳宗主身旁。
“圣子……”
烈阳宗主抱拳道,“对不起,我没能保护陆家……”
当年,他对陆尘承诺,烈阳宗不灭,战王城便不会灭,但如今陆家死伤惨重,他无法给陆尘交代。
“你们已经尽力了。”
陆尘轻轻的拍打了一下烈阳宗主的肩旁,柔声说道,能在这种危机时刻,挺身而出,足以见得烈阳宗的态度。
“你居然没死?”
震惊过后,林旭寒声道,“你的命可真够大的,不过没死也好,正好我今日,可以手刃仇敌。”
让陆尘眼睁睁的看着陆家子弟,一个又一个的死在他眼前,这比杀了他都痛苦。
“尘儿。”
陆母眼中满是担忧,毕竟他们面对的是曾经的紫纹宗虎纹殿副殿主,实力极强,她担心陆尘不敌。
鱼鹰长老与烈阳宗主也低声道:“圣子,此人实力极强,而且修行了一种极为可怕的邪恶功法,不能力敌。”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们对陆尘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
然而今时今日,陆尘的实力,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别说是曾经的虎纹殿副殿主了,就算是神府境亲至,敢杀陆家子弟,他也必死无疑。
陆尘的内心,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杀意。
他黝黑的眸子,凝视着林旭,道:“当年你公报私仇,欲要借助执法殿之手杀我,最终莫老祖出面,才得以平息,而你为了逃避惩罚,跳下悬崖;这些年你不但不悔改,反而还要灭我陆家。”
“谁给你的勇气?”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杀意。
“当年若不是你这个家伙,莫老祖也不会对我出手。”林旭面目狰狞,怒视陆尘,他摊了摊手,冷笑道:“今日陆家我灭定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挡我?”
鱼鹰长老与烈阳宗主拖着狼狈的身躯,挡在陆尘面前,“我们牵制他,你先走。”
“哼,你们一个都走不掉。”林旭嗤笑。
陆尘摇头,“对付这种蝼蚁,何须逃走?”
不错,在他眼中,林旭或许连蝼蚁都不如。
“大言不惭。”林旭怒道,没有人知道他对陆尘的恨意有多深。
陆尘对着鱼鹰长老与烈阳宗主咧嘴一笑,道:“两位放心吧,既然我回来了,那些对战王城动过手的人,都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