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地四百六十五章 灰烬中的城池
“祖祠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的震动,虽然爆炸力量被封锁,但皇城内依旧有人感觉到了震动,他们第一时间赶来祖祠门口。
“宰相大人,陛下可还好?”
王朝军队的其余人,都来到了这里,戒备森严,对他们来说,国王陛下的性命最重要。
嘎吱!
嘈杂声中,陆尘与小希走了过来。
“拜见圣师。”
显然众人都知晓了陆尘的身份,无比敬畏。
“圣师大人,祖祠内发生了什么?国王陛下呢?”宰相问道。
“祖祠内有邪神一脉潜藏,不过已经被我灭了,至于你们的国王,被邪神一脉杀了。”陆尘道。
此言一出,引起了一阵惊呼,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国王陛下居然陨落了。
“国王陛下他……”
宰相表现出了痛苦神色,但他眼眸深处,却闪过了一丝激动。
他身为青玄王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国王陛下死了,那么他便权倾朝野,可以扶植自己这一派系的皇子继位。
“青玄不可无主,将所有皇子都叫来。”陆尘说道。
“是,圣师。”
宰相心中大喜,很快所有皇子就被叫道了大殿内。
“圣师请。”
陆尘坐在了最上首的王座上,他目光扫了众多皇子,最后被一个披头散发的皇子所吸引。
“圣师,我对这些皇子最为了解,我举荐三皇子,他的能力有目共睹。”宰相说道。
他深知陆尘身份特殊,根本不会在意青玄之主到底是谁,所以直接开口,举荐三皇子。
三皇子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其他皇子根本没资格跟他竞争,再加上有宰相撑腰,继位之事,板上钉钉。
宰相将三皇子的一些事迹,说给陆尘听,“不知道圣师意下如何?”
“嗯。”
陆尘点头,顿时宰相与三皇子激动不已。
然而,陆尘却指了指披头散发之人,问道:“他是谁?”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披头散发之人的身上。
“回圣师,他是九皇子,名为何冲,天赋虽然强大,但得罪了修行大派,被挑断了手筋,郁郁不得志。”
说话间,他直接呵斥何冲道:“你这幅模样,扰乱圣师心神,速速离开大殿。”
能够看得出来,九皇子何冲,得不到任何尊重,谁都能呵斥。
“好,从今天开始,青玄王朝之主,便是他。”陆尘指着何冲道。
“多谢圣师……”
三皇子抱拳道谢,激动万分。
然而,话说到一般,这才意识到,圣师说的并不是他,而是废物何冲。
“圣师,你……”宰相也是一愣,急忙问道。
何冲抬起头,愣在当场,做梦也想不到,圣师居然会选他为青玄之主。
“你可愿意?”陆尘问道。
何冲当众跪拜,他当然愿意,这些年来忍辱负重,他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亲手复仇。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圣师大人,不可……”宰相欲要阻拦,陆尘冷哼,顿时宰相的身体倒飞出去,“我不想重复之前说过的话,你们若是对我的选择有异议,可以提出来。”
宰相吓得直哆嗦,其他皇子面面相觑,不敢多言。
“何冲。”
陆尘居高临下,俯视着何冲道,“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统一青玄王朝,你能做到吗?”
他所的统一,是真正的统一。
“我……一定不会辜负圣师期望。”何冲重重点头,眼中闪烁着疯狂之意。
“哐当。”
陆尘手腕一抖,扔给何冲一块令牌,道:“生死危机关头,可将力量注入到令牌中。”
话音落下,陆尘便带着小希,消失的无影无踪。
前往天幻王朝的路上,小希一边赶路,一边炼化虚空珠。
终于,在来到天幻王朝边境的时候,彻底将虚空珠炼化,此时的小希,境界提升了很多,战斗力也在飙升。
拥有虚空枪的小希,俨然已经成为了一方强者。
“尘哥哥,你就不怕三皇子与宰相暗中杀害何冲吗?”小希疑惑问道。
陆尘给出的答案是,他们不敢,也没有那个头脑。
何冲看似披头散发,跟乞丐一样,实则陆尘在他的眼中,看出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坚韧,忍辱负重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
何冲的头脑不简单,再者有自己给他留下的天龙宫令牌,给宰相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何冲。
既然创建了天龙宫,那么就要一统百国联盟之地,甚至疾风大陆。
这是他的班底。
当他重回巅峰时,他希望身后能有一群人,陪着他领略巅峰风采。
来到天幻王朝境内,陆尘感觉到了硝烟弥漫,他脸色骤然大变,随即快速来到了一座城池中,随便找了一个人询问,这才知晓。
原来,他消失不见后,所有人都认为他死在了幻灵秘境中。
而摩罗国与血主勾结,大肆残杀天幻王朝之人,再加上铁剑山虎视眈眈,一直对幻神宗与紫纹宗暗中出手。
如今的天幻王朝,战火连天,普通老百姓都受到了波及。
“嗯?”
陆尘第一时间想到了战王郡的家人们,“小希,我们走。”
他拳头紧握,心中暗自道,“希望我的家人们没事,否则的话,休怪我大开杀戒。”
战王郡。
战王的发家之地,也是战王府嫡系居住之地。
战王陨落后,陆尘的二叔陆轩执掌战王郡,然而现在,战王郡却生灵涂炭,一片荒芜。
战王城更是残破不堪,无数建筑化作废墟。
“战王一脉,该死。”
一个头戴面具的男子,阴冷说道,而在他的身后,站着无数实力强大的武者。
“你们,不怕陆尘回来……”烈阳宗主身受重伤,盘坐在广场上,不过即便如此,他都要庇护陆母等人。
陆轩已经死了,只有陆母等少数核心族人还存活着。
“哼,你算什么东西?当年给我提鞋都不配,如今却要阻拦我?”
说话间,他将头上的面具摘下,一张熟悉的面孔,印入眼帘。
“是你……”烈阳宗主怒视着面具男子。
若陆尘在此的话,定会发现,此人就是曾经跳落悬崖的虎纹殿副殿主林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