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玄关
玄教自认为是玄帝拥护者,也是修行正统,代表着人间正义,代替玄帝执掌世间秩序。
北雪国玄教分部,很久以前就一直存在,不过这些年却似乎被玄宫遗忘般,没有任何修行资源,只能依靠他们自己。
这一次,虚空枪他们势在必得。
只有这样,才有希望将玄一送至疾风大陆玄教总部。
此时的玄一,身穿白衣,笔直的身体上,散发着血腥的冷意,他眸子中充斥着淡漠之意,“哼,让他们先争吧,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说话间,玄一转头看向了身后不远处,巨大青石上,一位被封禁元丹的女子,她身穿紫色衣裙,俏脸上带着一抹冷意,嘴角依稀能够看到一丝干枯的血迹。
她便是福伯的孙女,夏颖。
“哼,你们杀了我吧,我绝不会帮助你们这群无耻之徒。”夏颖寒声说道。
玄教众多弟子咧嘴一笑,玄一挥了挥手指,道:“帮不帮,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们说了算。”
看到夏颖将头扭过去,玄一继续道,“怎么?还想着回去那蛮荒之地,寻找你的爷爷?我告诉你,所有与你有关的人,全部都被我们玄教派出去的杀手杀死了。”
“你……”
夏颖眼眸中充斥着愤怒的杀意,她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怒视玄一,想要动手,但是元丹被封禁,她没有任何力量,直接被一旁的看守人员按住。
“怎么?你很愤怒吗?想要报仇吗?”
玄一道,“只要你肯帮我们,得到虚空枪,我玄一可以做主,放你一条生路,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找我报仇。”
夏颖面目狰狞,他想要报仇,但是却无能为力。
“你们……会遭天谴的。”
高耸入云的山峰顶端,诸多神府境强者伫立,一边聊天,一边观看九重悬梯之上的闯关者。
虚玄秘境的主人,也就是那位陨落的天外强者,他的实力太强,手段太诡异了,临死之前设下禁制,神府境强者若是强行争夺虚空枪,便会出发后者的自毁装置,而后分崩离析。
唯有神府境以下武者,闯过九重悬梯,方才有资格争夺虚空枪。
这样一来,诸多神府境强者,只能期盼自己的后辈子弟了。
九重悬梯之下,冰雪圣殿的强者,最先到来。
“林栗。”
林长老已经得到了月寒仙子的传讯,并且将详细情况,转告给林栗。
后者听闻后,微微点头,眼眸中闪烁着异样光芒,他转头看向后方,黄沙漫天,看不到任何人影。
“我知道了。”
林栗点头,他对通玄钟考核,耿耿于怀,此次定要借助九重悬梯,来证明自己比陆尘强大。
“小心一点。”林长老提醒道。
哗啦!
林栗身形一闪,踏上九重悬梯。
“九重悬梯,九重玄关。”
就在这时,第一重玄关上,浩瀚力量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人影,他手持战斧,居高临下,俯视着林栗,沉声道,“击败我,你才能通过第一重玄关。”
轰!
虚影没有废话,手握战斧,直接出手,只见的其掌心中的斧头,蕴含着磅礴力量,划破虚空,狠狠的朝着林栗劈去。
“好强。”
荒原上,诸人震颤。
“这虚影太强了,他的攻击中,似乎蕴含着一丝空间撕裂规则,一旦林栗被击中,身体必定会被撕碎。”
“不知道林栗能否抵挡得住。”
“这只是第一重玄关而已,我相信林栗能闯过。”
人群中,传来了议论之声,不多时各大势力的武者,纷纷到来。
鬼王门与不死城区域,陆尘负手而立,看了一眼九重玄关,而后抬头望向虚空,他的双眸中,射出了惊人的光芒,透过层层禁制,看到了九重悬梯尽头的虚空枪。
咚咚咚!
虚空枪横立在九重悬梯尽头,散发着亘古冰冷的气息,此时的陆尘,元丹内力量震荡,似乎与虚空枪遥相呼应。
“虚空一道吗?”
陆尘自语,他想到了陈依依,后者接受了虚空守护者万生的虚空传承,而且她的特殊体质,也与虚空有关,若她在此的话,应该能轻易得到。
“嗯?”
突然间,陆尘轻咦一声,他体内的三种血脉,同时跳动,随即他脸色大变,“这是……虚玄血脉?难道?”
他感应到了虚空枪中的特殊血脉,心中很是震动,同时也猜测出了虚玄秘境的主人身份。
咚咚咚!
就在这时,第一重玄关之上,林栗与虚影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虚影已经占据了上风,斧头不断给林栗施压。
“人类,你太弱了。”
虚影嗤笑,斧头散发出灿烂光芒,划破长空,劈向林栗。
“哼。”
林栗诡异一笑,旋即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他的身形诡异般的出现在虚影的身后,一拳轰击在了虚影的腋下。
啊!
虚影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他的身体动荡,手中斧头溃散,紧接着他的身体,也随风飘散。
哗啦!
第二重玄关入口,出现。
众人皆惊,没想到关键时刻,林栗居然爆发出了如此惊人的力量。
“他居然找到了虚影的致命弱点。”不死城主感慨,不愧是冰雪圣殿这一时代最杰出的弟子。
“若他连第一重玄关都无法通过,那才可笑呢。”鬼剑冷冷道。
陆尘也道,“以林栗的实力,应该可以通过七重玄关,至于第八重与第九重,若他没有杀手锏,很难通过。”
鬼剑与不死城主等人愕然,陆尘说的如此自信,难道他很了解九重玄关吗?
轰!
就在众人思索之际,突然间第一重玄关,传来了凄惨叫声,紧接着一个闯关者被击杀。
“愚蠢。”
虚影冷冽道。
众人的目光被吸引,心中颤动。
这个闯关者,效仿林栗,攻击虚影腋下,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一次凝聚的虚影,致命弱点并不是腋下。
他的结果,自然是死亡。
这一战,给内心炙热的众人,浇了一盆冷水,他们纷纷停住了脚步。
“每一次凝聚的虚影都不一样。”众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