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秒杀
灵魂秘术,只有三魂七魄凝练到一定程度,修炼出灵魂之力,方才能修行。
然而,归一帝误认为是一门古老功法,强行修行,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只是陆尘提前将导火索引爆而已。
轰轰轰!
地动山摇,虚空爆炸,魂魄碎裂,归一帝瞬间毙命。
整个交易点,一片死寂,直到很久后,众人才纷纷惊醒过来,他们脸上的震惊之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怒意。
尤其是为首的王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的人被杀,如何不怒。
“你找死。”
王山脚掌一跺,可怕的气势,压迫陆尘,“杀我冰雪圣殿弟子,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陆尘指了指归一帝,后者战斗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最终的结果是,他倒在了血泊中,而自己毫发无伤。
虽然王山实力比之归一帝强劲很多,但在陆尘眼中都一样,除非是神府境强者出手,否则的话,他能横压元丹境。
诸多冰雪圣殿弟子恼怒,很大一部分人,站在王山的身后,叫嚣着要将陆尘碎尸万段,当然还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趟这一趟浑水,他们站在不远处旁观。
陆尘冰冷的眸子,扫过众人,从金河到归一帝,然后在到王山,他对冰雪圣殿的印象,一点点的在变坏。
“冰雪圣殿吗?”
陆尘轻语,他的声音中蕴含着极其浓烈的杀意,抬头看着众人,道:“我不想滥杀无辜,但若你们对我出手,那就要做好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他不是针对冰雪圣殿,而是在针对某些人。
只要不招惹他,即便身为冰雪圣殿弟子,他也不会出手,这是他的原则,也是他的底线。
“放肆。”
王山呵斥,当着他的面,这样蛊惑冰雪圣殿弟子,这是对他的羞辱,“杀。”
他脚掌一跺,虚空震颤,体内元丹,瞬间脱体而出,悬浮在头顶上空,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六色元丹!
当王山释放出六色元丹之后,整个交易点,霞光四射,“哼,你拿什么跟我斗?”
此时的王山,极度的骄傲,冰雪圣殿不可辱,身为冰雪圣殿的弟子,各个都是杰出天骄,他凝练出了六色元丹,足以傲视同代。
可笑的是,陆尘居然敢与他对抗,简直找死。
“呵呵。”
陆尘冷笑,二话不说,手握紫血屠魔刀,施展出了《断刀三式》。
虽然这一门残缺刀术,只有三刀,但陆尘已经修炼到了化境极致,三刀一出,天地有缺,元丹境中,几乎无人可挡。
“六色元丹,镇压一切。”
王山冷笑,不以为然,将六色元丹完全催动,滔天力量,奔腾而来,可是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冰冷到彻骨的气息,突然间蔓延而来。
“这是?”
王山心中大惊,他的六色元丹,居然开始摇晃,似乎有被冻结的迹象。
“怎么可能?”王山惊呼,到底是什么力量,居然能将六色元丹冻结?
嗡!
陆尘体内,逖藍血脉运转,他的皮肤表层,冰蓝色的光泽覆盖,虚空温度急剧下降,众人纷纷后退,感觉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彻骨寒冷。
嘶嘶嘶!
王山头顶上空的六色元丹,突然间无法动弹,被逖藍血脉冻结。
这一幕,让的王山彻底惊呆了。
“哼。”
王山恢复镇定,内心咆哮,愤怒嘶吼,拼尽全力催动六色元丹,这是他的最大依仗,也是他的力量源泉,若无法解封,他的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
只凭借冰雪圣殿的秘术,根本无法将陆尘镇压。
“万灵血脉。”
这时,陆尘心意一动,催动了万灵血脉,这是来自于万灵体林战给予的万灵精血衍化而来的,虽然只是初步衍化出了万灵血脉,但对付王山足够了。
嗡!
在陆尘的操控下,万灵血脉与逖藍血脉纵横交错,完美的形成了互补,当万灵血脉的光泽覆盖在六色元丹上的时候,王山身体在颤抖,他面目狰狞,似乎感到了危机,想要挣脱。
远处。
众多冰雪圣殿弟子疑惑不已。
“王师兄在干嘛?”
“我曾听说,王师兄修成了一门绝世功法,难道他在酝酿?”
“哼,区区一个元丹境六重蝼蚁而已,根本没资格让王师兄全力出手。”
“等着吧,王师兄一旦出手,天崩地裂,这家伙必死无疑。”
当然,还有一些人,似乎看出了端倪,他们躲得远远的。
咔嚓!
遥远天际处,一道人影,正在急速飞行。
他感应到了冰雪圣殿弟子的气息,以及激烈的战斗。
“邪神一脉吗?”
身穿黑色长袍,冷弎眉头紧皱,急速朝着第二交易点掠去。
他是冰雪圣殿核心弟子,修为早已达到了元丹境九重,而且将元丹凝练到了八色,实打实的少年天骄。
呼呼呼!
不一会儿,冷弎就看到了第二交易点。
“不好。”
隔着遥远的距离,他都能感觉到虚空中的冰冷气息,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好可怕的血脉之力。”
冷弎惊呼,想要阻拦,可惜为时已晚。
第二交易点。
咔嚓一声,王山一动不动,但他头顶上空的六色元丹,逐渐的出现了龟裂迹象,并且裂缝越来越大,直至六色元丹完全碎裂。
轰隆隆!
六色元丹碎裂后,内部蕴藏着的浩瀚力量,如同洪水般的发泄出来,席卷整个第二交易点,众人惊呼的同时,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
咚!
被他们视为首领的王山,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陆尘秒杀。
不错,就是秒杀。
两大血脉同时运转,陆尘都没有移动身体,就将王山诛杀,这一幕让诸人都为之心颤。
“王师兄。”
众人震惊的同时,纷纷大喊。
咻!
破空声传来,冷弎终于赶来,但已经晚了。
“住手。”
他的声音传来,可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山死亡。
“阁下,未免太过心狠手辣了吧?”冷弎气息锁定陆尘,寒声道。
陆尘转身,看着冷弎,“怎么?你要为他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