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三百九十章 染血玉佩
五色元丹很强吗?
这句话在金河的脑海中不断回荡,他目光凝滞,身体震颤,突然间内心充满了恐惧,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身为冰雪圣殿弟子,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但能够凝练出五色元丹,足以看出其武道潜力,平日间宗门内,也颇的高层看重,甚至有意培养他。
此次冰雪圣殿发现邪恶空间,金河第一个站出来表态,欲要进来磨砺自身,他需要的是一个机会,而这一次无疑是最好的机会,只要他能活着出去,武道修为必然能踏上一个台阶,届时也许就能够进入圣阁修行了。
可是现在。
这才进来多久时间,他就碰到了如此妖孽的一个武者。
“怎么可能?”
他喉咙咽了咽,声音沙哑,歇斯底里的吼道。
疾风大陆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一个九色元丹的武者,然而现在,他的面前,却站着一个史无前例的巅峰妖孽。
哪怕是陈依依,也是彻底木讷,双目呆滞。
九色元丹,这可是传说中的最强元丹,能够轻松碾压同境界武者,横压一个时代。
他金河,有何资格与之斗?
想到这里,金河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走。
“走。”
呼的一声,金河周身气息暴涨,下一瞬间,他脚掌猛地一跺,虚空动荡,他欲要借助反震之力逃走。
只要能逃走,他有很多种办法杀死陆尘。
毕竟,进入邪恶空间的冰雪圣殿强者有很多人,他可以将消息散发出去,想来很多人都会对他感兴趣的。
“呵呵。”
陆尘轻笑,如此心术不正之人,他岂能放过?
他一掌拍出,遥远的虚空中,突然间鲜血四溅,紧接着便有一道人影,狼狈不堪的坠落在地上,惨叫声传来,金河全身沾满鲜血,他引以为傲的五色元丹,被陆尘的九色元丹,完全压制,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咔嚓!
陆尘心意一动,九色元丹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金河体内的五色元丹传出清脆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就无法坚持,元丹上的裂痕不断放大,最后轰然碎裂。
啊!
凄惨叫声,从金河口中传出,他面如死灰,口吐鲜血,生机在消失。
“怎么会这样?”
他不断摇头,他是金河,冰雪圣殿弟子,前途无量,他不想死在邪恶空间中。
“你不能杀我。”到了这一刻,他只想活命,为此不惜低头求饶,“你若杀我,冰雪圣殿不会放过你的。”
“威胁我?”陆尘冷笑,以冰雪圣殿弟子的身份恃强凌弱,如今被自己镇压,却拿冰雪圣殿来做挡箭牌?
若双方的位置调换一下,陆尘相信,金河绝对会不眨眼睛的将自己斩杀。
“多行不义必自毙。”
话音落下,手起刀落,金河的头颅轰然爆炸,他在最后关键时刻,想要引爆碎裂的元丹自爆,与陆尘同归于尽,但被后者制止了。
嗡!
金河的躯体,在熊熊大火中,逐渐湮灭。
“你没事吧?”
震惊中的陈依依,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她猛地一震,旋即抬头,印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庞。
“没,没事。”陈依依有些结巴的说道。
实在是因为刚刚受到的冲击太大了,那可是九色元丹啊,整个疾风大陆历史上,都从未出现的盛况。
“没事就走吧。”陆尘将陈依依扶起,收起万重阵,说道。
“你……”
过了很久,陈依依都无法从九色元丹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每次看到陆尘的脸庞,她的脑海中就在回荡着九色元丹的耀眼光芒。
邪恶空间西北角。
一座乱石林中,叶纵横盘膝而坐,周身环绕着枯木气息,他得到了一桩造化,寻找到了一位人族强者的骸骨,吸收其力量,强化己身,有所感悟,正在趁热打铁,修炼《枯木秘术》。
嗡!
师从枯叶老人,他在《枯木秘术》上的造诣本就很强,如今吸收人族强者的骸骨力量,让他将自身纹络完全打通,《枯木秘术》的核心奥义也融会贯通。
突然间,他全身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体内元丹震荡,力量喷发,他猛然睁开眼睛,刹那间整个虚空,似乎都被枯木气息笼罩。
呼!
他吐出一口浊气,停止修行。
沙沙沙!
虚空中传来了怪异的响声,叶纵横抬头,凝视着前方。
“既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他起身,负手而立。
“百国天才榜第一强者,也不过如此。”虚空中,传来了阴暗沙哑的声音,一道黑影凭空出现,他面目狰狞,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身上散发着恐怖邪恶的气息。
“邪神一脉?”
叶纵横看着来人,问道。
咻!
黑衣人没有说话,直接一拳轰出,虚空拳影暴涨,可怕力量席卷天地,叶纵横见状,双手卷起浪花,直接施展出了《枯木秘术》与之对抗。
轰!
气浪冲天,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相撞,虚空生出涟漪,轰然爆炸,两人受到强大的冲击,也各自后退了几步。
“嗯?”
黑衣人稳住身形,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叶纵横。“这是什么功法?”
刚刚虽然只是试探,但他居然被叶纵横的力量压制,这让黑衣人很是惊讶,人族居然有如此玄妙的功法?
叶纵横不语,双手结着法印,准备与黑衣人激战。
然而,就在这时,黑衣人再度开口,“原本我以为,百国天才榜第一浪得虚名,但现在看来,你还算有点实力。”
略微停顿一下,黑衣人继续说道,“世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利益,你的实力得到了我的认可,现在有一桩机缘摆在你面前,若你与我联手的话,便可得到。”
“若我不呢?”叶纵横面色冷漠。
“那我就将你杀了。”黑衣人道。“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答应与我联手的。”
说话间,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叶纵横目光望去,陡然间身体一震,眼神直接木讷。
那是一块玉佩,上边有着干枯的血液,以及一道细微的指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