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帝尊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文和死了
    文和那挺拔的身躯,缓缓的倒在血泊中。


    他的折扇碎裂,散落在血液中,他的胸口,被一柄战刀贯穿。


    可怕的刀气,纵横天地间,久久无法散去。


    整个广场上,一片死寂。


    文和死了?


    魔龙榜第一强者,庐阳宗首席弟子,被魔龙王朝的一些老古董统一认为,文和是最有希望踏入神府境之人。


    所以。


    魔龙王朝的各大修行资源,才会完全倾斜在文和身上。


    神府境强者,放眼疾风大陆,都能算是一方诸侯了,若魔龙王朝能率先出现一位神府境强者。


    那么,势必会改变疾风大陆西北区域的格局。


    届时,魔龙王朝必定会发动战争,疆域扩张,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与玄教一样的顶尖势力了。


    当然。


    这一切的前提是,有神府境强者诞生。


    故而。


    文和便成为了魔龙王朝的希望。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北燕军主办的不入流的武道盛会,居然出现了一位逆天天骄。


    以一己之力,斩杀了霸刀,以及文和,力压同代,当世无敌。


    这一幕,让的所有人,都为之震颤。


    太强了,尤其是那可怕的刀光,仿佛映照在脑海中一样,挥之不去。


    “文和死了?”


    良久后。


    众人才中震惊中醒转过来,他们失声大叫。


    实在无法想像,文和居然被一刀洞穿。


    “天啊,文和已经踏入了元丹境二重,依旧死在了此子之下,难道说,此子的实力,已经凌驾于元丹境二重之上了吗?”


    “太不可思议了,洪山宗怎样的不入流宗门,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位天骄。”


    甚至,一些人已经开始联系熟悉的洪山宗之人,想要求证。


    “不愧是少主。”


    主席台上,黑伽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充满了震撼。


    虽然他知晓,陆尘的真正身份,而且后者也修行了破元引气诀,可是他无法想像,元丹境一重,一刀斩杀元丹境二重的文和。


    哪怕是他,对上文和,都不一定能如此轻松斩杀。


    怪不得。


    他想要动用家族之力,逼迫北燕军统帅,放掉慕红衣的计划,被陆尘给否决了。


    他完全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慕红衣救出。


    他转头看了一眼处于震惊中的北燕军高层,尤其是北燕军统帅。


    他的内心,充满了震惊,看向陆尘的眼神,变得异常凝重。


    “哼,恐怕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可怕存在吧?”黑伽冷笑。


    在北燕军抓走慕红衣的那一刻起,少主就与他们不死不休了。


    只是。


    碍于实力,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呼!


    北燕军的诸多高层,深吸一口气,从震惊中醒转。


    “统帅……”


    有一位副统帅,脸色沉重,“文和死了,这件事情,有些麻烦。”


    他们北燕军,再强也只是凡俗势力,属于皇室。


    而庐阳宗乃是顶尖的修行大派,他们的首席弟子,死在了北燕军主办的武道盛会上,这件事情,北燕军要负责。


    可是。


    北燕军并不想放弃陆尘这样的强者。


    陆尘的出现给,更加让他们觉得,计划的可行性。


    “他杀了文和,庐阳宗不会善罢甘休的。”另一位副统帅说道。


    “我们北燕军,惹不起庐阳宗,也承受不起庐阳宗的怒火。”最后一位副统帅道,“我建议,将此子押送至庐阳宗,负荆请罪。”


    此言一出,黑伽脸色骤然大变。


    “胡闹。”


    黑伽呵斥道,“北燕军主办武道盛会的目的,便是筛选年轻一辈天骄,武斗切磋中,必然会有伤亡,文和明知如此的情况下,依旧出战,死了只能怪他技不如人。”


    北燕军统帅沉默不语。


    “就算庐阳宗来了,也无话可说。若他们执意要为文和报仇,那就是插手凡俗之事,我魔龙王朝修行大派,绝不同意。”


    黑伽的话语,已经完全表明了态度。


    广场上的众人,并没有听到主席台上的不一致声音。


    他们依旧处于震惊中。


    尤其是那些曾经在天元酒楼中,出言羞辱陆尘,并且准备出手的年轻一辈。


    他们瑟瑟发抖,看向陆尘的眼神,充满惊恐。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强?”


    “文和师兄都死了,天要变了。”


    一些人,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生怕陆尘迁怒于他们。


    而人群最外围。


    洪山宗楚鸿,膛目结舌。


    “这家伙……”


    他与陆尘,萍水相逢,当初还以为,后者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谁能想到,他居然夺取了武道盛会第一。


    “糟糕。”


    突然间。


    楚鸿想到了一件事。


    他猛地一拍脑袋,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陆尘使用的是他的身份,虽说洪山宗与他出来澄清一下,众人就会知晓。


    可是,文和死在了他的手中。


    若他一走了之,那么庐阳宗岂不会是要迁怒他们洪山宗吗?


    想到这里。


    他脸色骤变,急匆匆的离开天元城。


    “小子,你杀了文和师兄,庐阳宗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死定了,敢杀文和师兄。”


    突然间。


    有两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陆尘转头看去,这两人是当日与文和走的比较近的弟子。


    “哼,众所周知,文和师兄乃是庐阳宗首席弟子,最有希望踏入神府境的天骄,你却将之斩杀,庐阳宗不会放过你的。”


    “诛你九族,都不为过。”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利用阴谋诡计,杀了文和师兄,我一定会如实上禀庐阳宗。”


    这几人经过短暂的思想挣扎之后,决定出面呵斥陆尘。


    毕竟。


    他们与陆尘,早已接下仇怨。


    与其退缩,倒不如当着所有人的面表态,这样一来,也能够得到庐阳宗高层的认可,从而进入庐阳宗。


    “哼,文和师兄的命简碎裂,庐阳宗应当已经知晓,他们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天元城。”


    “统帅大人。”


    其中一人,对着主席台,抱拳道,“我等恳请北燕军将此子缉拿,等待庐阳宗强者到来,将之交给庐阳宗。”


    “不错,若放任此子离去的话,北燕军能承受得起庐阳宗的怒火吗?”


    这几人的话语,让的北燕军统帅脸色阴晴不定。


    演武台上。


    陆尘神色冰冷。